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旧恩怨
    早年神哲观二当家的带领着一帮子草寇兄弟,在这饥荒乱世里专门抢掠乡绅富人,虽然做的事也是恶事,但是从来没有白白杀害过一个苦难百姓,

     有次二当家的带着弟兄们在洛州城里许外的密林中拦住了一辆马车,那马车看似与平常富贵人家的马车一般无二,实则是天哲观道长经过私自遮掩后用来押送香火钱的镖车。

     只见马车前后又有四匹高头大马,为首带头之人赫然是一个留着七寸长髯头戴方巾的嶙峋老者,那老者一路上像睡着了般,身后一行众人却眼睛放光般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

     当马车经过一片竹林时,突然车下发出一声脆响,马车在经过一片落叶时被藏在下面的什么东西给别了一下后骤然停了下来,牵引车厢的马儿前腿上扬,张嘴打了个响鼻。

     马车后面的两个人在听到动静时立即从马背上跳了下来随即走到车厢前俯身查看,拨开落叶后,两人发现车轮此时被带着钢链锋利无比的虎口夹紧紧的咬着,相视一眼后右手同时摸向了腰间的长剑,就在这时,一路上一直闭口不语的带头老者徐徐的开口说道

     “朗朗乾坤,尔等偷偷摸摸作甚,何不出来一见?”

     只见密林草丛中,一下子蹿出来了十几个手上拿着长刀面目狰狞的匪人。

     为首之人却是一个穿着花虎围腰,一身劲装的姑娘,那姑娘看起来略有姿色,右手上缠着一圈蛇皮软鞭,此时一群匪人把那马车以及四人团团的围在了中间,除了老者外,其余护卫马车的三人,此时已经把手都握在了剑柄上,死死的盯着四周突然出现的人。

     手缠长鞭的姑娘自然是这伙匪人的领头,只见她上前一步伸出右手,一根白皙的手指便指向了停在原地的马车,说道

     “这车货,大爷我看上了,识趣的话,赶紧丢下东西走人,不然我这些兄弟们的大刀可不长眼。”

     说完便双手抱胸,左脚微微的岔了出来脚尖点着地亮出了绝好的身材。傍边站在外围的几个自己人,不时还偷偷的看了看他们这个当家的几眼,随即又盯向了那车货物。

     只见此时,马车周围除了那个老者外,其余三个手扶长剑的护卫突然抽出了别在腰间的长剑,一齐刺向了说话的那个女子,那女子见状也不慌张,两手从胸前抽出,脚尖向后一点,轻而易举的便躲过了三人同时刺来的长剑,周围众人见状,龇牙咧嘴的举刀杀了过来。女子飘然躲过后,抬头看向了那个老者。

     “死老头,别不识相,趁现在求饶还来得及,别等本大爷出手后,误伤了你门的性命。”

     说罢,便展开了缠在右手上的蛇皮软鞭两只手同时向外一拉,长鞭啪的发出了一声脆响。那老者见状后徐徐开口道。

     “早就听闻这密林中有草寇伤人,没想到是个黄毛丫头,此次从城中出来,我等小心装扮,还是躲不过你们,”

     老头说完,竟然大声的笑了起来,看的那姑娘好不自然,她也觉得怪怪的,刚才听前面探子说这是城里一富贵人家出城去游玩途经此处,但是现在仔细的看起来他们怎么也不像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乡绅富人。

     随即便说道,

     “草寇又如何,在这荒山乱世中能求得一份安宁,也是为了混口饭吃,我等从来不会打劫难民百姓,一直是把你们这些搜刮民脂民膏的毒虫当做下手目标,说起来,还真的得谢谢你们这些假好人,我们这帮兄弟才能聚在一起。”

     那老者在听到这些话后,也不理论,从胯下马儿的身侧,取出了一杆拂尘,跳下马后,左手成掌状举向胸前,只见那老者像极了道观里的道人一般,右手拂尘甩了一甩,嘴里念出一句,无量天尊。

     另一边那三个护卫此时跟十几个匪人杀成了一团,匪人也有四个已经浑身被剑刺出数道伤口,鲜血从伤口翻出的皮肉中间潺潺的流出,染红了伤口周围的衣服,那三人身上也有刀伤,不过此时也已经杀红了眼睛,大口的喘着粗气在那里挥剑出招,迎着匪人的长刀却丝毫不见落于下风。

     那姑娘在看到老者的样子后,猛然像想到了什么似得开口说道,

     “你们是天哲观的贼人?”

     那老者也不接话,挥舞着拂尘就杀了过来,只见那女子甩出长鞭打向了老道的脖颈,老道略一俯身便躲过了击来的长鞭,此时他却也已经飞奔到了那女子的近前,手上的拂尘从上而下斜着挥向了她的胸口,那女子见一击不中,手腕一抖鞭头便顺势从老道背后折了回来,

     长鞭还没到老道跟前,一阵嘶嘶声便从鞭子上传了过来,老道眼看来不及躲避,手上挥舞拂尘打向女子的动作却骤然一偏,拂尘堪堪擦向了那女子的身侧打向了旁边的树身上,躲过了身后折回的长鞭,只见女子身侧手臂粗细的树身上,此刻已经留下了一道深深的豁口,树身被刚才老道的那一击弄的摇摆不定,几片落叶簌簌的从两人头顶撒了下来。

     老道手中的拂尘看似柔软,实则有着百斤只力,与长鞭变幻莫测灵性十足的力道很是不一样。

     那老者在堪堪躲过长鞭诡异的一击后,也谨慎了起来,只见他略微屈身,两只脚灵活的左右变换着,围着那女子绕了起来,女子盯着那老道眼睛一眨不眨,就在树叶全部落地后,老道突然再次出手,左手旋转着拂尘戳了过来,周边落叶也迎着旋转的拂尘飘向了女子,

     说时迟那时快,女子右手拿着长鞭扭曲的甩了出去,鞭身卷向了拂尘,长鞭缠住拂尘后,只见她左手向后一拉,老道飘也似的被这一股劲拉向了女子,在拉至身前后,老道看着女子诡异的微微一笑,突然右手往后一抽,拂尘杆中一把三棱尖刺刀明晃晃的被抽了出来,女子眼看躲避已是没有可能,便抬起右脚准备踢向老道,

     这时突然从远处战团抽出身的一人一下子扑向了老道,就在那明晃晃的刀尖堪堪快要刺中女子时,那人已经扑到了老道跟前,两手抱着老道,跃向了旁边的草丛里,女子见状后,顿时反应了过来,手上的长鞭一甩,把缠住的拂尘甩向一边,而后长鞭如灵蛇扑食般的顺着老道的脖颈一圈圈缠了上去,稍作用力,只听一声脆响传出,那老道便两脚一登,断了气息。

     当家的,这次可真是危险,以后打不过,可别再这么鲁莽了,我裘虎又不能老在你身边寸步不离,说完不等当家的开口,便快步杀向了那三人,当家的也摇了摇头,刚才要不是裘虎舍身来救,自己真有可能会被这老道给刺死,随即就攥紧长鞭缓缓转身向那剩余的三人走了过去。

     此番打斗,他们这伙人,从此便与天哲观结下了深仇,随后天哲观频频出动,几次与他们交火,双方也死伤数十人,随着这伙匪人的不断壮大,慕名而来投奔他们的各路草寇也聚在了一起,当家的虽然是个女的,但是会一手好鞭法,再加着手下有个使得一手拂尘的好帮手,在几次争夺一把手的比武中,都打服了众人,直到她遇到了神哲观观主赵无明。

     药园内,姜尚此刻正在小心翼翼的浇灌草药,只见他拿着半个葫芦瓢,爬在两根木桩搭好的木板上舀着水,往每颗草药下面倒,两天的田园劳作,让姜尚既疲惫又快乐,每天吃的也是大鱼大肉,干得也是跟在家里时一样的活,相比于姜昆来说的话,那叫一个逍遥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