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二章 惊鸿一斩
    淡紫色爪影整个的探出乌云后,云层内刚刚生出的那些雷电,也尽数的附着在了其五指之上,让人望而生畏。

     虚爪下方十多丈范围内的所有东西,此时也都像是些无根之物一般,被其下落时的威压给搅的乱摇乱晃。

     但是像一些石头干草类的小东西却都没有摇晃出这个范围,让人看后不禁感觉到这十多丈的空间像是被无形之物禁锢住了一般。

     唐静昏死过后没有了法力护体,身上的衣袍此刻也被这股灵压给捣动的猎猎作响,其纤细绝美的身材也在衣袍乱飘后显露无疑,可惜此时却无人去欣赏。

     突然间一道白光从远处虚爪下方的地面上蹿出,并带着一股恐怖的锐利气息朝着包欢站立之处激射而来。

     包欢看到这幕后,心里咯噔了一下,浑身上下瞬间就亮起了一层青色的光幕,大片青色雾气也从其高举的两个袖口中飘出。

     等青色雾气快速的包裹住了光幕后,便在其身体之外形成了一个双层的防护。

     这些一系列的动作只是在那道白光近身前,本能的保护起了包欢。

     就见那道白光像是一把白色巨剑般瞬间的劈斩到了青色光幕上。

     巨剑搭在了青色光幕的上端时,“滋啦”一声,光幕便应声被切开了一个缺口。

     无数剑气从巨剑的剑刃中鱼贯而出,很是神奇。

     只见光幕内无数道的剑气,一个个都像是饿狼捕食般的来回穿梭于包欢头部以下的身体里。

     剑气侵入到毫无防护的包欢体内。两息过后,光幕内除了双眼还隐隐泛着红光,一脸不可思议表情的完好头颅外就再无他物了。

     光幕消散,一颗头颅直直的摔落在了地上,白色巨剑虚影也在此时慢慢的褪去了,并且露出了个女子的曼妙身体。

     只见那女子的胸口随着其呼吸的节奏起伏不定,满头乌黑的秀发也略显凌乱。整个人正呈跃进前冲的姿势,漂浮在一丈多高的空中。

     这女子正是刚刚眼看就要命丧巨爪虚影下的唐静。

     周围归于平静后,只见地上除了包欢的头颅外竟然没有一丝被剑气碰撞过的样子,可见刚才唐静的那一剑劈斩,凸显出了其一身法力控制的极其精妙,剑法修为更是如传言中的一般厉害。

     而远处刚刚的那个巨爪虚影,也在唐静斩杀掉包欢时,因为没了法力支撑,在下落至地面半丈高时,突兀的溃散开来,并没有对那十丈大小的地面造成什么破坏。

     唐静前伸的左手上,一小道形如剑状的白光迅速没入到了掌心中,隐于体内的丹田位置。

     此时唐静的脸上也是毫无血色,以至于在其缓缓的单脚落地后,差点都没有站稳,险些摔倒在地。

     瞥了一眼包欢的头颅,两眼随之微微的眯了一下。

     只见一个青色光球快速的从地上那颗头颅的天灵盖上蹿出。

     速度极快的向前方飞去。

     唐静早就看见了异常,嘴中冷哼了一声说道。

     “还想跑,不觉得现在有点迟了么?”

     唐静单手提起,捏指成兰花状反手后掐出了个法诀,檀口微微张开。整个动作看起来绝对是优雅迷人,再加上此时脸色惨白的模样,不禁让人看到后心生怜爱之情。

     一道劲风从唐静嘴中蹿出后,便朝着那青色光球逃离的方向急速追去,三两息时间不到便紧紧的包裹住了飞逃的青色光球。

     唐静淡淡看了青色光球方向一眼,单手一翻一个看起来普通的木盒便出现在了手中。

     木盒打开后唐静两指一并的指向了地上头颅,那头颅便像是被凭空提起来一般,飞入到了唐静手中的木盒里,而后便盖好木盒,被其收进了储物戒中。

     收拾好包欢的头颅后,唐静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青色瓷瓶。

     从中快速的倒出了两枚红色药丸后,毫不犹豫的放入了口中炼化药力。

     做完这一切后,唐静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非常重要的事一般,额头抬起后瞅向了那个被其劲风包裹住的青色光球方向。

     两手叠交于腹部位置,优雅的向前走去。

     若不是因为此处位于漠北荒漠之地杳无人烟,唐静迈步走路时的样子被凡人看到了话,绝对会被当做是那家的大家闺秀一般。

     “唐仙子息怒,有话好好说。”

     青色光球像是在颤抖一般,此时整个被一小圈风墙围住,怎么也飞不出去。

     那青色光球是从包欢的头颅中飞出,正是包欢被斩杀掉肉身后的元神。

     刚才唐静使出的惊鸿一斩,也是考虑过后才没有把包欢的元神给直接灭掉。

     此时留他元神也正是想好好的跟他说一番话。

     唐静走到风墙跟前后,单手一招,便把如球状的风墙给悬提在了手中,包欢的元神正是在里面。

     对于包欢此时的口气跟求饶般的话语,唐静听后只是眉头紧皱了一下,冷眸向其看去顿了几息后,开口回道。

     “没想到你就算只剩下元神了还是让人如此的讨厌。”

     风墙中的包欢听到唐静这么一说,诚恐的回道。

     “别啊仙子,我可是很讨人喜欢的,怎么您就讨厌我了呢,是不是因为我刚才说的话气到您了啊,我那时说的话是向唐仙子您说笑的。我技不如您,怎么敢让您做出不愿意做的事呢,所以这一切都是误会、误会。你我同为修仙之人,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而且早就听闻唐仙子一身剑法修为造诣颇高,今日难得领教人剑合一的绝技。切磋时刀剑无眼,所以流血伤身的话也是在所难免的。我这肉身破败也是教训,下次定不会再口出狂言了,您就高抬贵手放我离去吧。”

     包欢刚才的气势荡然无存,此时像是个讨欢的小人一般,而且口风转变之快何止是信口而来,绝对是平日里说惯了违心的假话。

     风墙内的包欢紧贴靠近唐静面颊的一侧,眼看挣脱不出,所以才一动不动,像是在等待着唐静放其一马的样子。

     唐静本就为人正直,要不然也不会为了给侍女报仇,在去厄域寻找噬香线索时,碰到包欢作恶出手相救。

     此时在听到包欢竟然还是满口的虚话,实在是厌恶之极,连其一丝多余的言语都不想再听。

     “包欢,你作恶多端,要是在厄域的话可能我对你没有办法,但是刚才听你说的话后,我突然想马上就把你元神灭掉,若是我今日心生怜悯的把你放掉,你绝对会去夺舍他人肉身的,而且我现在与其听你满嘴的谎话,不如想办法自己再去找别的线索。”

     包欢的元神在风墙内乱撞,满口的求饶。

     唐静冷眼看向手中,葱指一握,就见风墙内包欢的元神化为了点点青光飘向了空中。

     而后唐静盘坐于地面,放开神识打坐炼化起了刚才服于体内的红色丹药。

     过了有一顿饭的时间,唐静收吸起身后瞅准了个方向,单手提起后掐出了个法诀,整个人化为了一道红光向远处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