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奇怪的猴子
    白天还是像往常一样,姜尚姜昆两人都在药田里劳作,自从那天晚上他们泡完药澡后,隔了有七天才又泡了第二次。

     第二次泡澡时,姜尚身体上的反应变得更加的严重,除了身上会发烫般的起了很多小水泡外,晚上还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身上的水泡直到过了两天才完全褪去,不过奇怪的是水泡消去后竟然没有在皮肤上留下一丝痕迹。

     姜昆整个人身上看得见的地方却都被他自己挠出了许多的指甲印,有次实在忍不住了便破天荒般的诚诚恳恳跟姜尚开了口,让姜尚帮他抓挠自己够不到的地方。

     姜尚看着姜昆背上除了被童儿踢打,以及自己在小溪打水时摔出的青紫印外,竟然没有长出像自己一样的水泡,随即开口问道,得知真的没有自己身上出现的这种症状外,不禁略作思索。

     自从一起来到神哲观后,每天两人同进同出药田劳作,一块吃饭,在姜昆让姜尚给他帮忙挠痒后,两人便说了起话来,也许这就是两个十一二岁孩童的心性,只是姜尚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比姜昆成熟很多。

     多次泡过药澡后,姜尚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天一个样子虽然晚上还是很难入睡,但是整个人在缓几天后就又精神了很多,也许这也跟他每天大量的体力劳作有关系。

     姜昆在第二次泡完药澡后,便再也没有泡过了,人也在随后的几天不见了踪影,奇怪的是自从姜昆消失了后,童儿也跟着一起不见了,虽然童儿隔着几天会去凉棚里面转转,看着两人劳作,但姜尚发现确实是每天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出门去药田,回来后,饭菜照常摆在以前吃饭的屋子内,也不见有人送来收走。

     直至有一天他准备出门,在经过笑弥勒主屋时,脚步略作一停,探头往里面看了看。

     只见屋里客桌上,蹲着一只猴子,此时那猴子正抱着一个大红桃子吃的津津有味,不时还腾出一只手抓耳挠腮,猴子在看到姜尚时,嘴上动作一停,朝着姜尚龇牙叫了两声,扔掉吃了一半的桃子跳也似得越过屏风,不见了踪影,姜尚看到后,咧嘴笑了笑,不过还是好奇的想了下,也许这个猴子是从后山上跑过来偷食的吧。

     晚上从药园回到住处的姜尚已是饥肠辘辘疲惫不堪,好几天了药园的水是他一人打的,虫鸟野兽也是他一个人驱赶走的,姜昆不见了以后,自己还略微有些不适应。

     正想着走到自己侧房门口时,姜尚感觉什么东西踩着自己脊背爬到了他的肩膀上,嘴里顿时吓的哇的大叫了一声,屈着身子,上身乱摆两只手还乱往后扑打,肩膀上的那个怪东西在姜尚甩了两下后,便越过姜尚头顶,落在了离他不远处的地方。

     原来,这突然出现的东西,是自己白天见到的那只寻食的猴子。

     只见那猴子此时蹲坐在了地上,两只猴眼直直的盯着姜尚,停顿了有一会儿后,突然露着尖牙朝着姜尚叫了起来,围着地上眼睛不挪的转了几圈,紧接着又抓耳挠腮般的做出各种奇怪动作,像极了民间耍猴子的戏子一般。

     就在姜尚觉得心里奇怪万分的时候,庭院的大门处发出了沉闷的开门声,姜尚扭着头往门口看了一眼。

     那猴子趁着姜尚扭头向后看的间隙突然飞身扑到了姜尚的近前,跟刚才一样踩着姜尚身子两下就站到了他的肩膀上。

     还不等姜尚反映过来,猴子的两只前爪便快速伸出抱住了姜尚的脖子,用它的头很有节奏似得撞了姜尚的头三下。

     姜尚伸手想抓它,可是那泼猴明显动作要比姜尚灵敏的多,连它身子都没摸到,便被那猴子窜了出去,三两步就爬上了房顶。

     姜尚只能气的朝着猴子挥了挥拳头,摸了下被那猴头撞了的地方,也不能把那泼猴怎样。

     等那猴子爬到房顶,略作停留后扭头看了看姜尚,轻叫一声就撒腿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一个身影映到了院子的香炉跟前,人离姜尚还有个三四丈远便停了下来。

     那人影自然就是笑弥勒,只见他身上斜着跨了一个布袋,站定后对着姜尚说到

     “你来一下客厅,方才我去观主哪里给他调理了下身体,所以现在才回来”

     姜尚听到笑弥勒让他跟着自己去客厅,便不再想刚才发生的那一幕,揉了揉头后,便跟在了笑弥勒身后。

     来到客厅,笑弥勒让姜尚把门关上。只见笑弥勒从身上拿下了那个布袋。

     打开布袋后,只见里面大大小小排着九根银针,借着烛光能看到,银针上面都泛着亮光。

     “此番让你看的是我以前收集到的一套器具,名为参差九针,九针并不是说它有只有九根”

     说着就又翻了翻布袋,姜尚这才明白笑弥勒的意思,只见布袋翻过一面后,有数十个粗细不一的针头,针头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了一边,另一边还有一本册子,册子上写着“医行笑道”四个大字。

     “万千世界,人生于虚无,了却于虚无,当机体有活力时,全身经脉贯通,则为活气,否则为死气。正是由于人有了活气能流经奇经八脉,所以才有了针引。江湖上武功高强之人以内力引导真气流向身体郁结之处,而不会武功的郎中,则用针来给人刺激穴位引导真气”。

     “我今天把这套九针给你,你好生学习其中的奥妙,那本医行笑道是我师傅在世时留给我的,后面一小部分内容则是我自己加上去的心得。”

     说完不等姜尚一副憋红了脖子的模样,就又从布袋里面掏出了个册子

     “这是一套飞刀的练习秘籍,你从明天开始便不用再去药田了,留在屋内好好学习参悟九针跟这本飞刀秘籍,尽快掌握其中要领,如果遇到不明白的地方,等童儿回来后他自会教你”

     一套说完后,姜尚终于忍不住开口道

     “那我拜您为师吧?你给我了这么多东西,还教我医术武功,我、、、”

     “你我之间本就是利益关系,你学我教你的医术,肯定是要给我办事的”

     笑弥勒一副笑脸的打断了刚才憋得脖子通红的姜尚说道

     “那你让我帮你办什么事?”

     “此事现在你还没有资格知道,等到你学会武功,熟悉九针后,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没想到笑弥勒会这么说,这还把姜尚弄的半天接不上话。

     不理会姜尚的样子,笑弥勒接着又开口道“还有件事,我在观主哪里把你给报了上去,这样你每个月还能领到五两碎银,这个你也拿上”

     说着就从布袋里面掏出了一个令牌,扔给了他。姜尚接过手后看到这令牌的一面赫然写着他的大名,令牌的另外一面则有个大大的神字,那个神字的表面上还涂抹着厚厚的朱砂,显得格外鲜红。

     “你还从来没有在神观的其他地方活动过吧,如果出去以后,没有令牌被人抓住了,那就只能听天由命”

     姜尚此刻的脑海里正盘算着,自己每个月能领取五两银子的话,那可是他以前跟姜老头两个人半年的口粮钱啊,如果每个月能发五两银子,自己在这个地方也花费不了什么,等把银子攒起来送回给姜老头的时候,那老头子还不得高兴坏喽?

     想到姜老头看见到他寄回去的银子高兴的样子后,姜尚心里那叫一个兴奋,随即抱拳谢过笑弥勒,拿上笑弥勒给他的九针和飞刀秘籍,回了自己的住处。

     笑弥勒等姜尚离开后,关紧房门,走到了屏风后面,眯着嘴唇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只见一个鸟一样的影子,落在了里屋的纸窗边,笑弥勒上前打开窗户,一个全身发黑的怪鸟跳了进来,绕着笑弥勒头顶飞了几圈,在笑弥勒喂了它一个坚果后,那个黑色鸟儿欢喜似的叫了两声就落在了桌子上,笑弥勒嘴里此时又接连吹出了一长串的奇怪声音,那鸟儿在听完声音后扭了下头,随即就张开翅膀转了几下,两只翅膀张张合合,嘴里也发出与笑弥勒刚才一般无二的怪叫声,笑弥勒看完点了点头,而后突然笑得身子微微向前摆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