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敌袭
    姜尚被眼前鬼魅一般突然出现的人给死死的控制住后,慌乱之下,两手使劲的朝那手臂拍打,而且他此时全身的力气都使了出来,但是却丝毫不能撼动那只大手。

     手中的火把也在刚刚被那人捂嘴拉了过来的时候,一下子掉落在了地上。

     姜尚此时难受异常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双眼惊恐的看着雷冲。

     “哈哈,小子,老实说贾弥勒是不是在里面?”

     雷冲大手稍一用劲便把姜尚拉到了自己眼前半尺近处,而后便指着石室方向问道,问完话后面带戏虐的看着他。只见雷冲的那只大手差点都能把姜尚的脸给全部捂住。

     姜尚在听到雷冲的询问后,此时双眼只能不断的朝着洞内方向使劲的眨动,不过他的一只手却艰难的摸向了自己的后腰位置。

     雷冲也不给姜尚太多的时间,只见那只捂住了姜尚口鼻的大手向前一推,手中的力度便一下子轻了很多。姜尚感觉到那只手的劲道突然的变小了以后,心里顿时一松。

     两侧的脸颊也慢慢的消去了刚才的胀红之色,呼吸变得平稳了很多。

     “你要是不说也可以。”

     雷冲眼睛一转,说完这句话后,突然伸出另外一只手斜砍在了姜尚的脖颈处。

     挥出手臂后扬起的风把洞壁上的火光荡漾的微微一闪。

     姜尚两眼一黑,脖子就歪倒在了一边,两只手直直的耷拉了下来,“当啷”一声响起。只见一只飞刀从姜尚的手中掉落在了地上。

     雷冲瞅了一眼地上那把刚刚掉落了的飞刀,斜着嘴角朝姜尚哼笑了两声。

     “臭小子鬼主意到是蛮多的。要是今天能栽在你这臭小子手里,那我雷冲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说完便把姜尚轻轻向上一甩抗在了自己肩上,而后朝着石室的方向继续走了过去。

     洞外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山风刮过后,只见一大片齐腰深的杂草摇摇曳曳,透过密林间的缝隙此时也只能看到几颗繁星点缀着的一轮孤月。

     神哲观的一处屋内,桌上亮着几盏蜡烛,屋内分坐着的两人此时谈论的内容有点激烈。

     “天心,为什么你会喜欢那个赵无明。从我第一次遇见你时,便喜欢上了你,心里一直对你情有独钟,你难道不清楚吗?不会是因为我面容被毁后你才对我如此冷漠的吧?”

     一只玉兰花盆栽的花枝被那人说话时甩出的衣袖拨动的左右摇摆,只见那人身着阴阳道袍,背影看起来干练稳重,只是正面眼皮处从上到下却有条长长的刀疤,此时正情绪异常激动的对着屋内的那名女子说到。

     这两人正是裘虎跟神哲观二当家的尹天心。

     裘虎说完话后情绪依然是激动异常,只见他平常的冷峻神情此刻已然不在,脸上那颗独好的眼睛正带着恳求一般的神情望向对面与他侧身而立的尹天心。

     “裘大哥,你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儿女情长又岂是一厢情愿?我相信缘分都是老天爷已经注定好了的,这辈子在世间若能遇到一个真正让自己不顾一切的心动人,哪怕是只能一直跟随在他的身边,我也会觉得心满意足。”

     尹天心在说出了“一厢情愿”四个字时,银牙微咬,心里也突然的生出了一丝莫名的痛楚。

     裘虎在听到从尹天心嘴里说出的话后,双手紧紧的捏成了拳头。数年来他这是第一次向尹天心表白,刚刚的这些话也是自己这辈子迄今为止说出口的最肉麻的话。

     “裘大哥,我们真的不适合,在我心里你一直都像是我的哥哥一样。而且,我也早有意中人了,求求你把我从心里放开,去找那个真正在等你的那个女孩子吧!”

     尹天心在看到裘虎此时的样子,心口也是感觉寸寸的难受。

     裘虎眼睛微微泛红,不过马上便被他遮掩了过去。

     “哈哈哈,我裘虎酒后胡言乱语,此番畅言二当家的莫要往心里去。”

     说完后裘虎便衣袖朝身后一甩,头也不回的走向了门口。

     推开门刚要跨脚出去时,身子顿了一下,站在门槛边,侧着脸朝后说道。

     “刚才酒劲没散差点忘了,上次我外出办事时,无意中碰到了那个贼子,你弟弟的仇,我已经给你报了!”

     说完后,不等身后之人答话,裘虎便左腿大跨一步走了出去,两手顺带的也把门给狠狠的关住了。

     “啪嗒”一声,一枚玉佩直直的摔在了地上,瞬间便碎成了两半。

     裘虎刚才出门时,因为伸腿太急,腰间挂着的玉佩细绳正好卡在了两扇门之间,细绳断裂后玉佩便也摔落在了屋内,可是他却没有回头来拾取。

     尹天心慢慢的走到门前,蹲下后双手拾起了地上的两块碎玉,捧在手心后怔怔的看着,几颗泪珠也不知何时滴答落在了碎玉上。

     裘虎出门后,慢慢的走下台阶,在他走到最后一节台阶时,停了下来。

     只见裘虎突然仰天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而后苦笑的摇了摇头,继续踩着步子离去。

     那没入黑夜中的身影跟他此刻面容上的表情一样,像极了是把此事彻彻底底的想通透了一般。

     此时,尹天心屋外的后侧窗户处,三个人影正悄悄的躲藏在窗户下面。

     只见其中一个体型瘦高的人正贴在墙角,不时的还鬼鬼祟祟的朝院内偷看上几眼。

     “裘虎走了,动手吧。”

     这三人正是瘦头陀跟雷天雷残两人,雷天雷残在听到瘦头陀说出动手后,便双双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锐利异常的弯匕。

     可是就在雷天的左手刚摸到窗户上时,还没来得及撑开纸窗,就听见从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短促嘹亮的号角声,声音正是从不远处山下的大门方向传来。

     突然而来的号角声也让瘦头陀微微一愣。

     “动手啊,还特么等什么等?!”

     只见雷残突然伸手推开了雷天扶在纸窗上的胳膊,一只细镖瞬间便穿过了两人的面颊割破纸窗后飞向了屋内。

     “是谁在窗外!?”

     刚才雷天雷残动的那一下,就使屋内的尹天心察觉到了窗外的异常,此时蹲在地上的尹天心在听到“嗖”的一声后,还蹲在地上的身体瞬间便匍匐而卧,眼睛看向了离她不远处那只破窗而入的飞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