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何氏,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白倚涵目光凌厉,看着何鹭晚如同在看一只落网的猎物。

     苏朵和风谣已经变了脸色,她们意识到了这是一个精心设计好的陷阱,为的就是把何鹭晚置于死地。

     所有人都在盯着何鹭晚看,希望从她的脸上看到惊慌失措。

     但是何鹭晚让他们所有人都失望了,她镇定自若地站在原地思考着,对她来说,目前的情况还没有超出她的想象。

     仔细想来,琳荷苑从没有外人进来过,香料自然不可能是收到之后被动了手脚,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两盒香在送来之前就被掉了包。

     何鹭晚抬眸看向白倚涵,毫无惧意地微笑道:“妾婢没什么辩解的,只是有些问题想问问王爷。”

     白倚涵冷哼一声,认为她是在垂死挣扎:“废话少说,现在证据确凿,你有什么好问的?”

     何鹭晚见殷封阑默认着她的要求,所以就无视了白倚涵,欠身道:“敢问王爷,您在赏赐妾身的时候,是让亲信全程看护的吗?”

     “不是。”

     何鹭晚对上那一双莫测的眼睛,看不出殷封阑在想什么,她心中有千万的疑问,只怕答案要到事件结束后才能被证实了。

     白倚涵被这放肆的举动气得抖了抖,喝到:“王爷日理万机,怎会有功夫为点小小的赏赐费心?”

     何鹭晚笑道:“既然这赏赐是府库领了王爷的命令,自行送到妾婢的琳荷苑的,那么过程中被动了手脚也不是不可能,您说呢王妃娘娘?”

     “何氏,你休要妖言惑众!”

     “妾婢如何妖言惑众了?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何鹭晚露出不解的神色,她现在就是要故意气气这王妃。

     白倚涵也当真是心思细腻,而且小心谨慎得很。从上次发现自己有特殊的问话能力后,此番就一直在提防自己单独询问府医。若不能先让她着急上火一点,或许这个局还真的不好破。

     左淑楠在这时突然帮腔:“是呀王妃姐姐,何氏说的都是大实话,既然有可能是府库的人动了手脚,那咱们不妨叫来问问,也好让事情更清楚不是?”

     白倚涵几个呼吸之间冷静下来,颔首道:“既然如此,便传府库的刘管事过来问话吧。”

     院中的下人立刻领命而去,何鹭晚见王妃如此轻易地就同意,估计是有着自己的底牌。

     这般寻思着,何鹭晚如闲聊一般问起:“风谣,我今日来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仪柔阁内的香味这么浓郁啊?害得我吃饭都觉得饭香淡了不少。”

     “姨娘恕罪,奴婢也不知是何原因,可能是今日来的人多,所以香粉味重了点吧?”风谣看着何鹭晚的眼色,配合地对答着。

     左淑楠听闻,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一挥手帕道:“妹妹不说我还没注意,这里的气味是浓了点……闻着这气味儿好像是……”

     “是艾香吧。”何鹭晚不经意间一说,如同炸雷一般把满院的声音震没了。

     白倚涵不知道她们在唱哪出,不悦地皱着眉:“这是在胡说什么呢?好好的怎么会有艾香?”

     “是呀,妾婢也不曾闻到过艾香,怕不是何妹妹情急之下,开始乱说话了吧?”笠莹也是忠心为主,掩唇笑道。

     香味确实不明显,或者说被遮盖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前些天在冰萝身上闻过这独特的香气,何鹭晚今天还真认不出来。

     院中一时议论纷纷,有的人仔细闻了闻确实辨认出了这香气,有些却始终闻不出来。

     这样的混乱显然不是白倚涵希望看见的,所以她威严十足地喊了一声“肃静”,把嘈杂的声音压了下去,却忽视了府医脸上的惊慌。

     府医的表情被何鹭晚看了去,她可算是找到了搭话的机会,于是笑盈盈问道:“李大夫刚刚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也被这气味熏得不舒服了?”

     “不是……不是……”府医连连否认,心虚地瞟了殷封阑一眼。

     “何氏,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白倚涵看向何鹭晚的时候满是厌恶,她觉得这小小侍妾实在狡猾,居然真被她钻了空子找府医问话了。

     “王妃娘娘误会了,妾婢不会什么花招,只是这李大夫一直负责着薛姐姐的胎,所以妾婢想着,他会不会知道点什么?比如为什么胎像一直稳固的薛姐姐院中,为何会烧艾?”何鹭晚这话是看着李府医说的,眸中霸道的气势惊得他一身冷汗。虽然没有用暗示,但李府医的心理防线都快被摧毁地差不多了。

     烧艾稳胎的常识是何鹭晚从书上看来的,若不然还真想不到这一层。

     殷封阑也难得扫了李府医一眼,吓得他赶紧跪下,连连讨饶:“殿下饶命,并非小人刻意隐瞒,侧妃娘娘的胎像一直很好,只是最近一段才有些……不稳,但这也是偶尔才会出现的情况!侧妃娘娘叮嘱小人,说殿下事忙,若能早日安了胎像,这种事还是不要烦扰殿下的好。小人也不知道为何侧妃娘娘今日会突然小产,不然就是给小人几个胆子也不敢隐瞒不报啊……”

     “恩?薛姐姐总共才有孕三个月,这‘最近一段’是多长一段?还有,李府医莫不是吓怕了?刚刚还断言是我身上的蜜阖香害得薛姐姐小产,怎么现在又说不知道了?”何鹭晚慢条斯理地分析着,把没也说成了有,混淆着李府医已经错乱的逻辑,逼着他一点点把脑中的顾虑忘掉。

     “你胡说!老夫何时断言了是你身上的蜜阖香引得侧妃娘娘小产了?”李府医激动得面红耳赤,下意识地反驳出声。

     院子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李府医。

     何鹭晚却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步步紧逼:“这么说,李大夫的意思是,我身上的香并不是致使薛姐姐小产的原因咯?”

     “何鹭晚!你不要强词夺理!”白倚涵发现不对,赶紧打断两人的谈话:“你……”

     “嘘——”何鹭晚突然看向白倚涵,一双清亮的眸子含着皓月星辉,她压低了嗓音,暗示道:“王妃娘娘别着急,妹妹马上就问完了。”

     这话灌入了白倚涵的脑中,让她忘记了自己原本的焦虑和目的,气势瞬间跌落,就这么任由何鹭晚拿走了节奏。

     殷封阑一直在观察着何鹭晚的表现,见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因为任何不利证据惊慌,始终在众人之间游刃有余地提取着对自己有用的信息,就好像是个翩翩舞者,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潇洒自然地进行自己的表演。

     “李大夫,方才你可是亲口说了,我身上的蜜阖香不是让薛姐姐小产的原因,请问你判断的根据是什么?”何鹭晚看向一身冷汗的府医,微笑着发问。

     她没有暗示,因为现在的情形已经十分清楚,只要李府医仔细判断一下,就必然可以做出正确的选择。

     李府医显然也是个明白人,他额上冷汗不止。本来他也没有要帮谁陷害谁的意思,所以只是就事论事,确认了何鹭晚身上所用的香料,和她所持有的两盒香里的玄机而已。本以为如此讨好一下王妃,可以借势免掉自己的一些处罚,可没想到王妃竟然因为一个侍妾的一句话直接闭了嘴,那么形势究竟如何就要再做甄别了。

     何鹭晚也不着急,作为照顾薛从柔胎像的人,这胎没保住,李府医是无论如何都要担点责任的,他之所以站了王妃一队,估计也是想为自己留条后路。只要利用好他自保的心理,再把明确的形势摆在他眼前,那就不怕他不倒戈。

     终于,李府医还是下定了决心,在可闻针落的院中,伴着叹息道出:“阑王殿下,方才是小人的话没说明白,何姨娘身上虽然用的是蜜阖香,里面的麝香成分也确实经过调整,但这点用量,并不足以对腹中的胎儿造成损害……”

     “怎么会?”

     “是呀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还有别的隐情……”

     ……

     院中的议论再次复苏,已经恢复神智的白倚涵刚好听到府医的“招供”,攥住衣角和手帕的双手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显得骨节分明,不难看出她心中压着多么浩大的怒火。

     不过片刻间,白倚涵又在众目睽睽下贴了层冷面面具。她告诫自己,底牌还没有亮出来,现在依然可以为自己扳回一城。于是她问道:“李府医,何氏身上的蜜阖香用量虽不一定会致人小产,但作为诱因又如何呢?”

     “这……”李府医犹豫了起来。

     何鹭晚勾了勾嘴角,还是忍住没笑出声。这白倚涵是真的厉害,也是真的不死心,看来府库那边她是准备充足吧。

     如果是这样,那一会儿就要考虑考虑,要不要给她说话的机会了。

     就在这时,院外传来了通报:“刘总管到,请问王爷是否要宣?”

     “让他进来吧。”殷封阑懒懒答着。

     李府医暗自松了一口气,刚才的话是又一次选择站队的岔路,他看着王妃的镇定心里有打起了鼓,好在府库的人到了,他可以再观察一下再进行最后抉择。

     “小的给阑王殿下请安。”府库的总管年纪不大,三十左右却已经头上稀疏,看来平常是十分烦累的。

     何鹭晚冷静旁观着,白倚涵在刘总管进来的时候,不自觉地正了正身,这样的小动作表现出了她的信心在握,看来里面有需要小心应对的布置。

     “免了,起来吧。”殷封阑不知道在嫌弃些什么,始终不愿意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

     “是。”

     “何妹妹不是有话要问吗?那就快点问吧。”左淑楠眼见着白倚涵要开口,赶紧抢了话头,让给何鹭晚。

     何鹭晚冲她感激一笑,转身看向刘总管:“总管大人,前些日子王爷赐了我两盒香粉,一盒是珠合香,一盒是蜜阖香,可是到手里了才发现,两盒都是蜜阖香,敢问您对此可有什么线索吗?”

     “这……”刘总管心虚地看了一眼殷封阑,又朝着何鹭晚使了几个眼色,小心翼翼地回答:“小的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啊……应该是下人办事不利的缘由吧……”

     白倚涵柳眉一挑:“莫不是其中有什么隐情,刘总管不愿意明说才在这里应付?你大可放心,若有什么难处,王爷和本妃都会体谅你的。”

     这话说得就很微妙了。何鹭晚瞧着白倚涵大义凛然的表情眯起了眼,估计这位王妃在府库的布置就是这位总管了。从那刘总管和自己说话开始,他就一直在对自己挤眉弄眼,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他们之间“有关系”。

     “是呀,刘总管,有什么就都说了吧,我相信王爷和王妃娘娘会秉公处理的。”何鹭晚顺水推舟,想看看他们的杀手锏到底是什么。

     听到这话的刘总管一脸的不可置信,“这……那……”了半天也没吐出个球来,心中的纠结全都跑到了脸上,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天大的决心一样,噗通一声跪在殷封阑面前,哀声道:“阑王殿下饶命啊!小的是一时鬼迷心窍才会被何姨娘收买!小的只帮忙把珠合香偷换成了蜜阖香,完全不知道何姨娘是要拿来害侧妃娘娘的孩子啊!还请殿下明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