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何鹭晚紧贴着床柱,被吓得心脏一阵狂跳,好不容易平息下来,声音居然有些发抖:“妾身……见过王爷……不知您大驾到此,有失远迎。”

     话虽这么说,但何鹭晚一步也没有离开过床柱。

     殷封阑在桌边坐下,似笑非笑道:“原本还想着,你见到本王亲来会是怎样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现在看来,你对本王的爱慕似乎也没那么强烈。”

     什么样的人才会把这种话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啊?

     何鹭晚扶着床柱在床边坐下,扯了个僵硬的笑:“看来今日王爷的心情不错。”

     “何以见得?”

     “您亲自把书拿来,是妾身万万没有想到的。”何鹭晚低下头,不敢去看殷封阑的脸,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补了一句:“多谢王爷。”

     这软软糯糯的一声,让殷封阑的心情好了不少。上次走后,他总觉得何鹭晚对他的感情没有那么强烈了,他本以为他会为此感到轻松,可刚好相反,他越想越觉得心里别扭。

     所以他今天亲自把书拿来了。理由让他自己都觉得好笑,竟然只是为了确认何鹭晚的心思有没有改变。

     王府里没有一个女子怀着单纯的爱慕,所以他向来只是逢场作戏,当成枷锁一般视而不见。也正因如此,何鹭晚的感情才显得特殊吧。

     只可惜了她不是清白身。

     殷封阑的瞬息万念何鹭晚并不知道,但她在沉默中察觉到了殷封阑复杂的心绪,不由得问道:“王爷今日可只是为了送书而来?”

     殷封阑抬眸看向她:“你就这么喜欢揣摩他人心思不成?”

     何鹭晚一时语塞,她倒也不想揣摩,但感觉又不是她能控制的。

     见何鹭晚不说话了,殷封阑悠悠道:“是不是昨日你摘了花,本王没有罚你,你就不知轻重好歹了?今日居然还敢在府里乱转,难道这也是为了保薛从柔的胎吗?”

     何鹭晚点了点头,表情太过庄重让殷封阑下意识地信了。

     何鹭晚道:“妾身虽然来王府已有数月,但从来没有机会好好了解一下王府的事,所以今天趁着天好就多走了两步。”

     殷封阑的眸中划过一丝危险,他听人上报说何鹭晚转遍了府库、采买仓和厨房,本能地就在想她是收买了下人当她的眼线。可还没深思就自我打消了这可笑的想法:何鹭晚的母家对她来说形同虚设,她哪里有财力去收买人心。

     “你当真只是转转?”殷封阑笑藏锋芒地问。

     “当真。”当真不仅是转转。何鹭晚平静地对上殷封阑的眼神,利落地给了半截答案。

     “王爷,外面来了新的消息。”两人还没进一步激化对峙,殷封阑的下属就在门口恭声请示。

     殷封阑深深看了何鹭晚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倒是何鹭晚从他眼中看出了点话,像是在说:本王还会再来的。

     心口猛地一跳,何鹭晚也不知自己是心虚还是心动,但总归今日的见面她没有让感情影响到失态,这已经是一个不小的进步了。

     往后几天,何鹭晚日日都带着风谣在王府里转悠,逢人便要说上几句话。起初,下人们都当她是洪水猛兽一样避之不及,可何鹭晚的观察细致入微,往往能捕捉到每个人的心理活动和变化。再加上她不同于别的主子那高高在上的气势,看着就和善可亲的何鹭晚,慢慢赢得了府中下人们的认可。就像万物驱光那样,凡是见过她的人,自然而然地就想接近她。

     风谣将这几天的情况看在眼里,她惊讶于人们的态度转变,更不可思议于何鹭晚只说说话就能得到人心的能力。但她没有多问,恪守本分向来是风谣的优点。

     这天中午,何鹭晚用完午膳想回屋休息,风谣请示道:“姨娘,下午还出去吗?”

     “不用了。”何鹭晚伸了个懒腰,她这些天成果丰硕,虽然心情很好但也累坏了:“以后都不用这么频繁地外出了,我需要好好休息几天。”

     见何鹭晚脸上是掩不住的欣喜之色,风谣和苏朵相视而笑,这些天王爷一改常态,几乎每日都会来琳荷苑小坐一会儿。虽然主子之间的对话她们无权过问,但她们瞧着两人投在窗纸上的剪影真是十分般配。

     风谣觉得,整个王府里,也就何姨娘的神情与王爷相似,那抹洞察人心的睿智是仿不来的。

     苏朵欣喜之余却一直在担忧,她祈祷着王爷能不嫌弃自家小姐的身子,但又知道这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笑着笑着就皱起了眉。

     何鹭晚全然不知道两个丫鬟有这么多的心思,她心情好不仅因为这两天在府中“散心”的收获颇丰,更因为她见殷封阑的时候已经可以完美控制自己。原主的感情对她的影响渐渐消失,这两天更是半分悸动都没有了。

     可能是因为原主生前几乎没有和殷封阑独处的机会,这几天满足了她残留的执念,所以她的感情也不再出来兴风作浪了。

     只是,为什么殷封阑最近几天来的时候,心情一日不如一日?

     应该是外面的事情不太顺利吧,毕竟自己不可能重要到能让他生气的地步。何鹭晚这么想着,从手边拿了一本游记静静看起书来。

     琳荷苑维持着一个月以来最规律的日子,和平稳定,好像成了一片独立于世的小桃园。

     只是其他院中的女子们就没有那么平静了,殷封阑日日都要抽出时间到琳荷苑小坐,就算不留宿也是几年来的头一遭!

     这破鞋到底哪里好了?!居然这么得王爷的眼!

     “贱人!她定是在青楼学了些肮脏下流的手段,才迷住了王爷!真是不要脸!”薛从柔将手边的瓷器砸了个粉碎,周围跪了一地泫然欲泣的丫鬟们。

     她越想越气,从她有孕到现在,王爷可是一步都没有踏足过仪柔阁!那贱人凭什么?!

     “侧妃娘娘息怒啊!小心动了胎气!您自己的身子要紧!”大丫鬟玲萝赶紧端了杯茶给薛从柔顺气,生怕她气坏了自己。

     “滚开!不用你来教训我!”薛从柔暴躁地掀翻茶盏,茶水泼了玲萝一身,她赶紧跪下来请罪。

     “侧妃娘娘,王爷只是小坐,也未曾留宿,定然是嫌弃那何氏不干净。一个被玷污了的庶女,怎能和有了身子的您相比啊。”冰萝膝行两步上前,小心地劝导着,她瞧见薛从柔的脸色苍白,头上冒了虚汗,赶紧给一旁的玲萝使眼色。

     玲萝赶紧退出去请府医,听着身后仪柔阁内打骂的声音,脚下的步子更快了几分。

     瞻晴轩内,不同于仪柔阁的凌乱不堪,白倚涵身边的下人们永远是恭谨小心、井然有序的。

     白倚涵正在偏房习字,听见脚步声接近便问道:“那位身子如何了?”

     笠川欠身禀报:“刚请了府医问诊,说是又动了胎气,需要静养再喝些保胎的药。”

     白倚涵手下的笔锋平稳有力,冷笑一声:“自己的身子不知道好好养着,怕是要等孩子没了才知道哭天喊地去后悔,真是愚蠢。”

     笠川低头不语,她向来对这个服侍了十多年的主子十分敬畏。

     “角儿里的那个呢?”白倚涵放下笔,慢慢往主屋走。

     笠川赶紧跟上,说道:“这几日倒是消停下来了,她似乎是转遍了王府,但没有和任何一位姨娘打过照面。还有,王爷每天也都……”

     “会去那儿小坐一会儿是吗?”白倚涵坐在美人榻上,优雅地取了身边的茶盏到面前,倒映在茶面的双眸中满是怨毒:“他倒是护得紧,生怕本妃找到下手的机会。”

     笠川不敢说话,户部那边的安排全部毁于一旦,前天晚上小姐收到外祖的来信后,就一直阴郁着脸,昨日更是下令杖毙了一个浇花时洒了点水在石子路上的丫鬟……

     “府里都怎么说的?”

     “已经没有了说法,奴婢去打听都探不出关于何氏的闲话来。”

     “这么说来,她倒是有本事把下面人的嘴都给管好了?”白倚涵抿了丝不屑的笑:“本妃倒要看看,她有没有本事让上面的人也都闭上嘴。”

     三天后,说是殷封阑官场顺遂,加上薛从柔身孕已满三月,王妃提议,晚上在仪柔阁办一次晚宴,一来庆祝殷封阑事事顺利,二来也祝愿薛从柔能顺利诞下小皇孙。

     “小姐,您今晚要怎么打扮啊?”苏朵把小仓库的清单列了又列,好东西实在太多了,真不知道该用什么好!

     “裙子穿之前左侧妃送来的那条吧……对,就是那个浅蓝纬锦的百褶裙,上次我让你拆掉了金线的那条。”何鹭晚在铜镜前自己梳妆着,一旁准备侍候的风谣略显尴尬地站着,颇有些手足无措。

     苏朵嘟囔着“那么漂亮的金线干嘛拆下来”,但还是听话地去取衣服。

     何鹭晚只用了四支素银簪子定好发髻,然后插了一只带有流苏的白玉长簪当做装饰,就完成了头上的打扮。

     “姨娘……您会不会打扮得太素净了?”风谣觉得不好,好歹是备受王爷重视的人,就是侍妾也可以稍微好看一点。

     “我打扮那么好干嘛?”何鹭晚问得理所应当,风谣张张口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打扮好看点当然是给王爷看了!

     像是看出了风谣的想法,何鹭晚笑着摇摇头:“今天的主角不是我,再招眼一点你就可以提前帮我置块儿坟了。”

     苏朵抱着衣裙小跑进来,手上还有装着“珠合香”的盒子。她冲何鹭晚调皮一笑道:“今晚怎么说也是个宴会,小姐还是擦点香粉再去吧。”

     “你呀。”何鹭晚失笑着点点头,这两个丫鬟真是以打扮她为乐。

     三人很快收拾好往仪柔阁去,大老远就见着仪柔阁内灯火辉煌,侧门边的下人们来往如潮。

     其中的装点更是华丽精美,让人看着就不自觉地被气氛感染。

     何鹭晚尤其容易受到气氛的影响,此时她不自觉地面露微笑,皓齿明眸荡着人心,只一眼就再难挪开目光。

     院中已有几位侍妾在等候,她们见了何鹭晚各有不同的表情。这非同寻常的敌意让何鹭晚略微收敛了笑容,抿了丝得体的微笑,朝对她没有敌意的那位女子行了个平礼。

     落座后不久,侍妾们就全部到齐,左淑楠也随后而至,白倚涵更是姗姗来迟。她面上隐有怒容,左淑楠见了立刻轻笑一声,同旁边的人打趣她又没能请到王爷与她同来。

     薛从柔在婢女们的搀扶下缓缓而至,见了白倚涵只懒懒行了个随意的礼节,在雪上又加了把霜。

     终于,在众女的期盼下,院外的通报响彻每一个角落:“阑王殿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