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阑王府是京城第一宅邸,有着堪比皇宫御花园的景致,虽然府内有专门的庭院,但将整个府邸当成花园都不过分。遮天的绿叶投下清凉的树荫,千万花朵姹紫嫣红地点缀在各个角落,亭台水榭在草木的簇拥下辟出一方的风雅,错落有致的红砖绿瓦共筑出了华美张扬的四方阁楼。

     只是这精美奢华的王府,不知成了多少女子的坟墓,她们如同沉入沧海的一颗石子,不知哪天就音讯全无,此后再没被人问起过。

     王妃所居的瞻晴轩此时大门紧闭,下人们个个噤若寒蝉,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充当背景。

     内堂中,正妃妆容的白倚涵怒拍身旁的檀木桌,威严华贵地厉声质问道:“何鹭晚!你不过是个小小侍妾,休要猖狂!快些老实交代!你为何要窃取王爷生母留下的遗物!”

     “我没有!”中央跪着的少女倔强地反驳,眼中满是怨毒:“白倚涵,我敬你是王妃,从来没有冒犯过、得罪过你,你为何偏偏要置我与死地?!”

     白倚涵怒容不减,但双眸冷然:“你自己不知为何吗?本妃要你交代的,你若老实说了,便也不用被发卖去青楼受苦,更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个下场!”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何鹭晚突然癫狂地笑了起来,再看向白倚涵的眼中也多了丝疯劲儿:“我是不会说的!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说,我和你不一样,我为了他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舍!你就算再把我卖去青楼平受不白之辱,我也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不会!!”

     “看来你真的是活腻了!”白倚涵被这话戳到了痛处,恼羞成怒道:“笠简,赐死!”

     何鹭晚方才一番话喊得脱了力,此时王妃的贴身侍女拿了一条白绫来到她面前,她也没了反抗的力气。

     笠简用白绫缠住了何鹭晚细嫩的脖颈,遮住了上面代表着不洁的吻痕,用力勒紧慢慢阻断她的呼吸。

     何鹭晚只是笑着,得意地看着白倚涵。她要死了,可是她替他守住了秘密!一个白倚涵迫切想要知道,却永远也不会知道的秘密!她在青楼被玷污,早已生无可恋,现在她为她挚爱的男人献出生命,是死得其所,她没有遗憾!

     窒息的痛苦逐渐来袭,眼前也被黑暗占领,她想她会就这样平静地死去,成为阑王府又一具无坟无冢的尸体,带着对他的爱无声消亡。

     “阑王殿下到!左侧妃到!”一声响彻瞻晴轩的通报钻入何鹭晚的耳中,让她立刻就燃起了求生的欲望。

     不!她不能死!她想让阑王知道她的爱!知道她永远不会背叛他!

     何鹭晚剧烈地挣扎了起来,只是为时已晚,她所想的挣扎只牵动了手指的颤动,然后身体就彻底软了下去,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王妃,你这是在做什么?!”阑王殷封阑看着地上的尸体,愠怒道。

     “王妃姐姐!您怎么就先把人给处置了呢?!”左淑楠见到何鹭晚已经成了一具尸体,顿时大惊,她婉转动听的声音里带着丝丝凄婉,让人听了好不心疼。

     白倚涵看到殷封阑的一瞬间还想解释点什么,但听了左淑楠的话立刻冷下脸来,正室的威严端庄绝不可在妾室面前失态。她沉声道:“侍妾何氏,盗窃殿下珍重之物,又企图送出王府变卖。人赃俱获后拒不认罪,还口出狂言辱骂殿下,实在罪不可恕,妾身便将她就地正法了。”

     墨尔缇露突然听到这么一段晦涩难懂的语言,而且还是断断续续的。

     侍妾……殿下……王府……就地正法……

     这些都是什么?

     一经思考,墨尔缇露的大脑突然炸开,十六年的记忆混杂着语言文字礼教常识凌乱地冲击着她的神经,让墨尔缇露感到一阵头痛欲裂,还伴随了强烈的耳鸣窒息和眩晕反胃。

     玟国、何家、逯家、阑王。“……有罪……罚……”“私刑……逼供……”“……确凿……处死……抛尸……”蛇形的白玉手镯……户部内奸名单……苏依……青楼……白倚涵……圈套……

     脑中的信息混成了乱流,庞大而杂乱,让墨尔缇露根本理不出头绪来,加上耳边还不时有透过耳鸣传入的零星词汇,更是让她大感困惑。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她借着这个何鹭晚的身体,在异世活了过来,而且……还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里!

     “王妃姐姐真是太心急了!就算罪证齐全,也该等殿下回来了再做判决啊。”左淑楠像是在为白倚涵的冲动而担忧,可字里行间都是在向殷封阑阐明王妃的越权。

     “人都死了,若是殿下不满,将妾身处置了就是。”白倚涵冷着个脸,丝毫不去理会挑事的左淑楠,只看着殷封阑说。

     “唔……头好疼……”地上的何鹭晚突然呻吟出声,把堂内的人都吓了一跳。尤其是白倚涵,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盯着地上的“尸体”。

     左淑楠的惊讶一闪而过,庆幸何鹭晚命大没被杀死,赶紧走了过去,把她从地上扶起半身,说道:“妹妹原来没事?可真是吓死王爷和姐姐我了!怎么样,身体哪里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哪里都不舒服!窒息的痛苦是作用在全身的,墨尔缇露,或者说是已经接受了新身份的何鹭晚只觉得内脏都在燃烧,手脚也没有力气,大脑更是疼得想让她撞墙。

     左淑楠的话她听也只当没听,可话里的一个词却给了她莫大的刺激——王爷。

     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何鹭晚的心都忍不住颤了一下。原主生前最后的念头就是这个阑王,而且报以深刻入骨的爱。这份壮烈的感情渗透着这具身体,让墨尔缇露被动地与这份名为“爱”的执念同化,不可控地就会受到这份感情的影响。

     至于不可控到了什么地步……身体还在极度的痛苦中时,只听左淑楠话里的这一个词语,就激得何鹭晚猛地睁开了双眼,凭感觉准确转向了自上俯视的殷封阑,哪怕视线被一片闪烁的白花遮盖,何鹭晚的脑中也清晰地映出了他的模样。

     “阑王殿下……”虚弱而沙哑的声音不自觉从何鹭晚的嘴中吐出,哀婉悲伤又希冀小心。

     堂中所有的人听到这句,心口都堵了一下,似是能切身感受到那份临死未能相见的遗憾,还有死里逃生后的酸涩欣喜。

     “殿下。”白倚涵出声打断了殷封阑的走神:“现在证据确凿人赃俱获,何鹭晚也清醒了过来,妾身请您亲自主持审理。”

     殷封阑看了白倚涵一眼,走到主座旁坐下,低头看着倚在左淑楠身上、目光执着追随着自己的何鹭晚,道:“偷窃本王生母遗物的事情如若属实,那么本王也必须要秉公处理,依家法杖毙断手。你若老实交代也可从轻发落,至少还能留下个全尸。

     殷封阑的声音如玄铁一般,透着森冷的寒意。何鹭晚很清楚这样的森寒,在战场上从白骨堆里爬出来的人,都会有这样的冷意。

     好不容易视线清楚一些,何鹭晚终于看清了阑王的样貌:他生得俊美,但唇线眉眼都染着刀锋般的凌厉,有一骑当千的英武气势。常胜者的骄傲、高位者的华贵和与生俱来的睿智沉稳在他身上完美相融,让何鹭晚不禁看呆了。

     当她反应过来自己又一次被原主的情绪主导时,她懊恼地甩了甩头,迫使自己不要沉迷男色,而要冷静分析现在的情况然后早做打算。

     何鹭晚虚弱地问道:“就是说,只要我不能证明我的清白,那就必然是死路一条对吗?”

     “不错。”殷封阑颔首道。

     何鹭晚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一旁的左淑楠赶紧搀扶着借给她力气。她看着殷封阑的双眼,很好地克制了本能里对他的迷恋,认真道:“我是无辜的。”

     “那就找到证据证明你的无辜。”殷封阑如此说着,似是已经信了她一分。

     “我会的。”何鹭晚低声应了一句,不知道是说给自己的,还是说给旁人的。

     她大概整理了一下思路,她是三天前想给殷封阑送夜宵的时候,被误导着进入了他的书房,见没人后立刻就走了。可她前脚刚离开,就被王妃的人拿下,说她盗窃阑王生母的遗物,并在她的身上搜出了那只白玉镯。

     从头到尾,她身边跟着的,只有她的陪嫁丫鬟苏依。

     “苏依呢?”她是一切的关键,只有和她当面对质,何鹭晚才能理出一个清晰的前因后果。

     左淑楠听到这话,悲伤地叹了口气,轻轻顺着何鹭晚的背,说道:“妹妹你别难过,本来王妃娘娘将苏依当做重要人证暂押,可谁知今日我去看的时候,那丫头已经死了……”

     “死了?”何鹭晚蹙眉,苏依这死的是不是有点巧了。

     “敢问王妃姐姐,好好的人在您这儿关着,怎么就没了呢?”左淑楠转头看向白倚涵,好奇道。

     白倚涵神情不变,心中骂了左淑楠千万次:“或是畏罪自杀了吧,本妃每日打理王府琐事,怎会去在意一个丫鬟。”

     “哦?是吗?”左淑楠意味深长地笑着,手朝身后勾了勾,门口便有丫鬟小跑出了瞻晴轩。

     “可是妹妹我瞧着苏依,她不像是自杀啊。”左淑楠故意卖了个关子,直到两个小厮把苏依的尸体抬进了内堂,她才又绽开了笑容。

     “劳烦王妃姐姐赐教,这自己要如何把自己给掐死呢?”

     何鹭晚看向地上苏依的尸首,她的脖子上赫然有着两个清晰的紫黑手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