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苏依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在场的人都有谱,彼此也是心照不宣。

     当着阑王的面捅穿这件事,白倚涵的脸上当然挂不住,脸色几度阴晴变幻,最后还是以强大的定力维持住了笑容:“妹妹是如何发现这丫鬟没了的?”

     左淑楠柔柔一笑,避开了王妃要吃人的目光,看向殷封阑道:“妾身本也是觉得这件事情疑点重重,想当面问问苏依丫头来求证,可谁知……”她低头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惋惜道:“这丫头也是个命苦的。”

     “焉知不是有人刻意为之。”白倚涵把‘刻意’二字咬得很重,想把事情推到左淑楠的身上。

     左淑楠也不惧,回应着白倚涵的目光同意道:“是呀,这怎么看都是灭口。”

     殷封阑没有理会二女的较量,或者说王府中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都很少理会,只是这次何鹭晚看了她不该知道的东西,所以殷封阑才默许着白倚涵的灭口,而且有点推波助澜的意思。只是没想到白倚涵竟然能把主意打到盘蛇玉镯的上面,这就让殷封阑不得不亲自解决了。

     他隐晦地探寻着何鹭晚此时的反应,想来她陪嫁的丫鬟死了,不能为她的清白提供证据,现在她一定十分慌乱才对。

     可是何鹭晚没有,她迈着虚飘的步子一点点挪向苏依,蹲不住就干脆盘腿坐在她的身边,触了触她的手、额头还有致命的勒痕。

     何鹭晚的指尖在触到那狰狞可怖的紫红色掌印时,身体不自觉颤抖了一下,就在这一瞬的时间,几个破碎的记忆片段涌入了她的大脑:藏于床底的银钱、笠简凑近的交代、偷拿了盘蛇玉镯、在两人被抓的时候,连同一张纸条偷偷塞入了何鹭晚的衣中。

     白倚涵和左淑楠旁若无人地对了半天的嘴,她僵着张脸亮出了杀手锏:“左侧妃,说来这件事本也与你有关系,本妃已有证据证明,是你指使了何氏半夜潜入殿下的书房偷窃镯子,然后再拿给你出府变卖!何氏与其丫鬟在书房门口人赃俱获,同盘蛇镯子一起搜出来的还有张字条!那字条上的字不仅是你的字迹,还落有你的署名,你可有什么要解释的?!”白倚涵说着,挥手示意下人把证据端上来,送到殷封阑面前沉声道:“王爷,妾身见着这字条后便派人去约定的地点蹲守,果然抓到了一个采买丫鬟,从那丫鬟的床下搜出了这支五宝雀尾簪。”

     说着,下人把托盘递到了殷封阑的面前,那上面静静躺着一只华丽的簪子,还有写着“事成后于石山背面交付。左”的字条。

     左淑楠脸色瞬变,惊道:“这簪子是我三天前丢的,我正思量着是被哪个手脚不干净的丫鬟偷走,原来是你?”

     白倚涵神色淡淡:“左妹妹还是先想好了再说话,这买通下人的赃物自然可以被说成是丢了。纵使你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也不能将王爷送你的一片心意拿去做收买这种下作的事啊,这该多伤王爷的心……”

     “你既然打定主意要拖我下水,又怎会拿寻常的物件当证物,自然是要越珍贵才越能定我的罪不是吗?”左淑楠气得笑了出来,但她却没有任何的底气,冲王妃说话的时候,眼神一个劲儿地在往殷封阑的身上飘,小心地注意着他的表情,生怕从他脸上看到怒容。

     好在,殷封阑此时更好奇何鹭晚会怎么做,只是冰着张脸静等着,全然没有生气的意思。

     “王妃娘娘,您抓获的那个采买侍女畏罪自杀了吗?”何鹭晚在苏依旁边坐了良久,听她们斗完嘴,自己也整理好了思路,便问道。

     “没有。”白倚涵柳眉轻扬,朝外吩咐道:“带上来。”

     不一会儿,一个满身是灰的丫鬟被押了上来,她见阑王王妃皆在,噗通一下跪在堂中,连连叩首道:“阑王殿下饶命、王妃娘娘饶命!奴婢是一时迷了心窍才会答应左侧妃娘娘帮忙销赃的!奴婢的母亲病重,缺钱医治,请殿下娘娘看在奴婢一片孝心的份上,从轻发落啊!”

     何鹭晚见人被带到,慢慢站了起来,走到中间缓缓福身一礼,学着这里的自称,郑重说道:“回殿下,妾身已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请允许妾身自行为自己的清白作证。”

     殷封阑点头允准:“说吧。”

     何鹭晚神色平静,努力把目光从殷封阑的身上移开,看向白倚涵道:“那天晚上,本是我的近身侍女苏依说,王爷在书房处理事务十分辛劳,此时去送上温补的夜宵,于王爷的身体必定大有好处。”说到这儿,何鹭晚本就虚弱的语气又柔了几分,似是藏着少女情窦初开的害羞:“我也许久未曾见过王爷了,所以没有多想就熬了汤端去书房。一路上我都在紧张一会儿送汤时见到王爷该说什么,所以没有留意书房外一个守着的人都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苏依领着进了书房……”

     何鹭晚顿了顿,见殷封阑没有要打断的意思,于是继续道:“书房中亦是没有人,我一心记挂着王爷,没有深思就想上别处去寻,可谁知刚走到门口就被王妃娘娘的人围了起来。”她眸光闪了闪:“就是这个时候,已经被王妃娘娘买通的苏依,将镯子和纸条放到了我的身上,所以才有了‘人赃俱获’的场面。”

     “一派胡言!”白倚涵喝断了何鹭晚的自证:“你这一通话里疑点重重矛盾颇多,好端端的,为何书房外一个巡视的人都没有?若不是你鬼鬼祟祟有所图谋,怎会带着个丫鬟在夜间行走还不被人发现!你口口声声说是你的陪嫁婢女把你引到了书房,又偷了东西嫁祸给你,怕不是看她已经死无对证,就想把所有罪责都推脱到她的身上吧!”

     “自然不会。”何鹭晚不紧不慢道:“苏依只是个被利用的棋子,自然背不了全部的过错,但是身为主使、策划这一切的王妃娘娘您,却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放肆!王妃娘娘岂是你这般鬼迷心窍之人可以随意攀咬的?!”一旁的笠简听不下去,替主子出了个头。

     “笠简姑姑,正好。”何鹭晚刚想说到她,没想到她就送上门来了:“我另外的侍女跟我说,就在我被抓的前一天下午,她看到你在庭院的巨柳下偷偷塞给了苏依几张银票,又交代了些什么。现在那银票还躺在苏依的床底下,王爷大可派人去搜查一番,能拿着逯家的银票出来买人的,王府中怕也只有王妃娘娘了吧。”

     白倚涵的脸上飞过一丝惊疑不定,余光瞥见殷封阑并没有朝她这边看,暗自松了一口气调整好状态。殷封阑这边已经唤了人去搜查,只等下属查完回来汇报结果。

     他说:“只有几张逯家的银票还不足以证明什么,从兴禄钱庄里换的银票,都是带有逯家标识的。”

     “自然,不过据我那另外的婢女说,苏依收下的银票是五百两的大票子,这可是只放出风闻、还没有正式投入兑换的银票种类。而王妃娘娘身为逯家的外孙女,自然能提前享受到兴禄钱庄额外的福利。”

     “王爷,搜到了。”这时,殷封阑的侍卫已经受命归来,单膝跪地将两张五百两的银票奉于殷封阑前。

     “王妃,你可有解释?”殷封阑不冷不热地问了一句。

     白倚涵浑身一颤,美目一红就要掉下泪来:“王爷……我……”

     “王妃娘娘且慢。”何鹭晚才不会给她任何辩解的机会,她的话还没说完,不会让人轻易钻空子:“王爷,关于苏依被收买一事,妾身不仅有物证,还有人证在。”

     殷封阑道:“若是你另外的陪嫁丫鬟,那不能作数。”

     “自然不能。”何鹭晚浅笑一下,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向王妃身旁的笠简,靠近了两步,直勾勾盯着她的双眼问道:“笠简姑姑,事关重大,我希望你能在王爷的面前老实交代,这钱……是不是你拿给苏依的?”

     笠简被她这清澈却又深邃的目光吸住,愣了半晌逐渐忘记了自己的思考,就要顺着她的话继续往下说,但在思考措辞的时候,笠简突然回了半分的神智,挣扎道:“我没有……”

     “笠简姑姑,请你考虑好了再说。”何鹭晚站在离她五步远的地方,只是平静地注视,凝神静气地用眼神传递给她暗示。她的双眼似乎是有魔力的,让人看了就会陷进去,逐渐忘记自己的思考。

     笠简就是在这引导、注视、打断再暗示的过程中慢慢失去了控制,按着何鹭晚所希望的,在殷封阑的面前全盘托出:“是……王妃娘娘交代我,务必买通苏依,好让她带着何氏夜探书房。晚上哪条路的人少也是我交代给她的,娘娘在夜间做了点布置,能让她们更不容易被发现……那字条……也是我交代苏依,随镯子一起放在何氏身上的……”

     “笠简!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白倚涵色厉内荏地打断笠简的话,在她的高声厉喝之下,笠简一个激灵从何鹭晚下的暗示状态中清醒过来,迷茫地看着王妃怒光吞吐的双眼,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怒了主子。

     左淑楠不可思议地看着笠简,这是白倚涵从母家带来的陪嫁之一,最为忠心可靠,不知道为她做了多少事情。如今这么轻易地就卖出了白倚涵的阴谋,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显然,殷封阑也知道这一点,看向何鹭晚的时候又多了点兴趣。

     对上殷封阑冰冷的表情下那份玩味的眼神,何鹭晚的心漏跳了一拍,脸上突然就火辣辣地烧了起来,慌乱之下她赶紧别过头不看这扰人心神的脸,但余光又总是不受控制地瞥一下再瞥一下。

     “你若说这一切都是栽赃陷害,你根本没想过偷取盘蛇玉镯,那这负责接应的采买丫头又怎么解释?”殷封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圈套,见何鹭晚能有如此本事让王妃的亲信招供,心中已经有了要保下她盘算。

     何鹭晚转身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小丫鬟,向左淑楠问道:“侧妃姐姐可有印象,这一周之内您的院中有无外人出入?”

     左淑楠仔细地回忆了一下,坚定地摇了摇头。

     何鹭晚转身看向阑王,压制着胸口澎湃的心跳,郑重地跪下一礼,说道:“妾身请求将靳楠阁上下传唤至此,待妾身一一问过之后,真相便可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