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小爷去去就来
    西河村,因一条由东往西流淌的河流而得名。村子不大,有着几百户人家,村民大多淳朴忠厚,但因地处偏僻,许多事情一直遵循着旧例。

     八月中旬的夜晚,村中大户丁家院内灯火通明,村里各家家长聚集在丁家,只因白天村里出了一件大事。

     院中正屋门前的柱子上,一名相貌还算俊朗的少年被五花大绑。少年约摸十四五岁,皮肤不算白皙,但也不是过分黝黑,虽身体瘦弱,但双目炯炯有神。少年周围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村民,村民大多神情愤怒。

     “我家去年养的母鸡刚刚开始下蛋就被你偷去吃了。”人群中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指着被捆住的少年哭诉道,说到伤心处声音都在颤抖。“你你你,还我母鸡,还我鸡蛋。”

     “张婆婆,你家那母鸡生病了,我看他可怜这才超度了它,我这是做好事啊。”少年一脸无辜的看着老婆婆。

     “闭嘴,我晾在房檐下的腊肉也被你超度了?”人群中一名稍显肥胖、满身油腥的大汉打断了少年的话,他是村中杀猪匠,也有一手腌肉的好手艺。

     “陈大哥,我是怕你天天吃肉再长胖,为了你健康着想这才帮着你吃点肉,我这也是好……”

     “小九啊,你以后不要在我书院门口收孩子们的保护费了。”少年还没说完,人群中一名穿着长衫的老先生打断了少年的话,还算温和的对少年一顿说教。说完,手中拐杖在地上杵了一个坑,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着少年。

     “丁九,坏事做尽,全村老少是有目共睹的。”站在上首的丁家家主丁雄,挥手止住了人群的叫骂声。

     少年名叫丁九,本是一名孤儿,连姓名都没有。被村中大户丁家老太爷收养。十多年来,丁老太爷因亲生儿子都已年至中年,虽生活在一起但关系渐渐疏远,反而对这个收养的义子视如亲生,倍加疼惜。又因丁老太爷名下育有八子,便给少年取名唤作丁九。

     “往日,他在村中所作所为,虽可恶但都是些小错,大家虽无奈但都选择对他包容。”丁雄一说话,全村人都止住了声音。见此,初任村长的丁雄更有底气了。顿了顿,继续说道:“今日,丁九趁夜掘了先父的坟墓,这是大罪。说起来,要不是我父亲,他丁九早就饿死在路边,作为先父的义子不思感恩,竟然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

     事情还要从一年前说起。一年前,丁老太爷突发疾病一病不起。家中长子丁雄为巩固自己在村中的掌权地位,特意为老太爷从邻村买来一名名叫凤莹儿的盲女为老太爷冲喜。

     丁老太爷虽不喜儿子的做法,但想到自己死后丁九处境堪忧,身边无人照顾,且看凤莹儿模样清秀,性格乖巧,与丁九两人极为亲近,便只是把丁雄训斥了一顿,留下凤莹儿给丁九作伴。

     前不久,丁老太爷自知时日无多,便以照顾好丁九为条件指定丁雄为下任村长,还为丁九与凤莹儿定了亲,分了足够丁九用度的家产。不想,丁老太爷刚一闭眼,丁雄等人便以丁九克死了丁老太爷为由把丁九扫地出门。

     没了家产,没了吃穿用度,丁九倒是不在意,丁九在意的是丁雄等人把凤莹儿留下了。经打听才知道,丁家要把凤莹儿作为陪葬。

     为救凤莹儿,这才掘了丁老爷子的坟墓,将凤莹儿救了出来。

     说着,丁雄对着天空抱拳一拜,随后声泪俱下的说道:“各位乡邻,各位父老,今日请大家来便是做个见证。丁九虽不是我丁家血脉,但也算是我丁家人,今日我就要替我丁家清扫门庭,以告慰先父在天之灵。”

     “停停停,大哥,你跟我玩真的?”丁九一听丁雄要清扫门庭,顿时便急了。

     “你以为我跟你闹着玩的。”丁雄厉声说道。

     “好,说来听听,你要如何处置我。”见丁雄不像开玩笑,丁九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态。

     “丁九,你骚扰乡邻,此其罪一;你掘先父坟墓,此其罪二;你从墓中抢回为老爷子陪葬的凤莹儿,此其罪三。按照村中旧例,你有此三罪,论罪当诛!”

     “你说我骚扰乡邻,确有其事。”见此形势,今日之事恐是不能善了了,丁九长吁一口气,接着说道:“张婆婆,您儿子遗孤田婶和虎子饿得面黄肌瘦,你不闻不问,我杀只鸡给他们吃,可算过分?”

     听得丁九说到自己痛处,张婆婆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应答。

     “陈大哥,村中老少到你家铺子买肉,你可有一次不缺斤少两的?”

     “还有你,老学究,要不是我收保护费为你买粮,你可能收到村中大户人家的束脩?”

     ……

     丁九一一说出自己的所作所为,村民竟无力辩驳。

     “哼,巧舌如簧,丁九,且不论往事,你掘先父坟墓,这一罪你总该认吧。”丁雄也没想到丁九竟能如此为自己辩解。

     “我认。我掘坟盗墓,为的是救人,难道大家真的不知道?”“各位父老,我还想问问大家,凤莹儿一个活生生的女子,为何要给死人陪葬?”

     “这是村中旧例,凤莹儿是丁家花钱买来为老爷子冲喜,老爷子故去,她自然要陪葬。”

     “可笑,且不说活人陪葬这一旧例是否合乎人伦,义父过世前,曾将凤莹儿许配给我,难道大家不知?”丁九怒极反笑。“还是大家都惧怕丁家势大,不敢言语?”

     “休要强词夺理,凤莹儿的身份,全村人都知道,你说父亲曾把凤莹儿许配给你,可有凭证?”丁雄见村民都被丁九问的不知所措,便答话道。

     “我强词夺理?”丁九冷笑两声,接着说道:“你们不就是想把我当作祭品,何必绕那么多弯子,小爷去便是。”

     不知从何时开始村中就有了惯例,每隔十年的八月十五便要送两名年不满十五的少年到村旁山中的神庙里。庙里供着一尊仙人神像。所供奉的仙人,传说是几百年前路经村庄时救过被洪水淹没的村民,事后便留下话来要求村中每隔十年送两名少年或少女到村庄附近的山上指定位置。村民在山上休了庙宇供着仙人神像,按照仙人嘱咐每十年送两名孩子到庙里。后来,村民发现送去的孩子到了第二天便不见了,且多年也未见有人回来过,慢慢的村中流传仙人喜吃少男少女的说法,但惧于仙人之威,同时也为求得太平,此惯例依然保留下来。

     今年,祭品名额轮到了丁家和张家。丁雄早就打算把丁九作为祭品,可丁九没有家人父母,没有可要挟的,这次丁九掘了老太爷坟墓才被丁雄抓住了把柄。

     “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没人逼你。”见丁九接招,丁雄也懒得废话,“既如此,我丁家可不追究你犯下的大错。”

     “慢着。”到了此时,丁九清楚知道自已经把村中说得上话的村民大多给得罪了,没人帮自己说话,最终肯定逃脱不了被选为祭品的命运,但对于作为祭品的孩子所应得的待遇可是少不了的。“我有三个条件。”

     “说,只要不过分,我们都能满足你。”丁九自己同意去做祭品,丁雄倒也爽快。

     “第一,还有两天才到祭日,这两天好吃好喝的给我伺候着。”自从被丁雄赶出家门,丁九很久没有吃过肉了,说到这里,丁九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

     “管够!”

     “第二,我要见凤莹儿。”

     “这两天你们天天腻在一起都行!”

     “第三,我走后你们要善待凤莹儿。”

     “我丁家保她衣食无忧。”对于丁九的条件,丁雄一一答应下来。

     “还不快给小爷松绑。”因是自己答应去的,丁九倒也没有往常被选中的孩子那样哭爹喊娘的,况且这也不是丁九的性格。

     丁雄依言,让人给丁九松绑,并安排人把丁九送到了丁家祠堂中去,凤莹儿也正是被关在祠堂中。

     “这次的祭品就定下来了,丁家丁九,张家张虎。”本以为要费一番口舌,给丁九安个罪名,再以宽大处理的名义把丁九送去当祭品,没想到丁九答应的颇为爽快,丁雄一脸笑意接着对村民说道:“各位,今日因我丁家之事,打扰了各位村临,丁某颇感歉疚。”

     说着,丁雄挥手间便有丁家下人拿出分好的袋子分发给众人。袋子中装的是粮食,村民附和丁雄便是为此。

     “些许薄礼,略表歉意。”丁雄笑呵呵的说道,对于自己妥善处理此事颇为满意。

     “丁村长客气了。”

     “是啊,村长太客气了。”

     “丁家有事,我们自然不能不管。”

     ……

     丁家后院便是祠堂,祠堂****着丁家列祖列宗牌位,地上有三个蒲团,丁九与一名少女相依坐在蒲团上。

     少女正是凤莹儿,一身粗麻布衣却遮盖不了少女凹凸有致的身材,一头披肩长发随意而不凌乱,鹅蛋形的脸上未施粉黛却不输脂粉,眼角带泪却惹人凭生怜意,本是一绝世美人儿,可惜了双眼无神,却是一名盲女。

     “九哥,都是因为我才害你被选为祭品。”凤莹儿早听丁家下人说丁九自己答应去做祭品的事,此时自责起来不禁泪流满面。

     “莹儿,此事怎能怪你。”丁九伸手擦去凤莹儿眼角泪水,安慰道:“就算没有你,我还是逃不脱被选为祭品的命运。”

     “九哥,你去后我便来陪你。”凤莹儿伸手摸着丁九棱角分明的脸庞,因看不见便也只有用手摸的方式将丁九的模样记在心中。

     “傻丫头,你要好好活着。”丁九握住了凤莹儿的手,不见丝毫伤心难过,反而笑吟吟的对着凤莹儿说道:“你放心吧,算命先生都说我命大,我一定会活着回来接你的。”

     “仙人要是不怕磕牙,就让他试试,况且我的肉还是臭的。”见凤莹儿情绪不好,丁九接着说笑道。

     被丁九这么一逗,凤莹儿破涕为笑。“九哥,仙人为什么要吃人肉呢?”

     “我也不知道,也许就像我们要吃猪肉一样,仙人吃凡人的肉吧。”对于仙人,两人都没有任何印象,全凭想象。因为要吃人肉这一点,在丁九心中本应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形象轰然崩塌。

     “凭我的机灵劲,仙人肯定不舍得吃我,说不定还收我做小弟呢。”被送去给仙人做祭品命运如何,丁九自己心中也没谱,不过为了宽慰凤莹儿,便调笑道。

     ……

     夜色在两人谈话中渐渐深了,快到天明时两人才堪堪睡去。

     次日,丁雄果然没有失言,派人送来了肉食。丁九一顿胡吃,可惜凤莹儿没多大胃口。

     其间,丁九还让丁雄找来了老学究,把凤莹儿托付给他。老学究人不坏,还多受丁九恩惠,将凤莹儿托付给老学究丁九倒也放心。

     八月十五这天,丁九被蒙上双眼,被人抬进了山里。临行前,丁九只来得及吼了一句“小爷去去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