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杀局
    “师弟好手段。”

     丁九转身看到身后树丛中走出一人,正是在任务平台上见过的段七。

     “师兄跟了小弟一路了吧?”丁九不傻,从段七接白色任务到离去时的神态,开始便想到这段七定是为了自己而来。本来与张虎二人商量好相伴而行,就算段七找来也不惧,却不知这段七使了何种手段支走了张虎。

     “聪明,不过人太聪明了都没有好下场。”段七走出来后,站在丁九身前,背着个手,看丁九的神色就像猎手看猎物一般。

     “如果我没猜错,师兄又是赵家帮派来的吧。”丁九目前在宗门中仅得罪了赵勇,一想便能知道。在段七点头默认后丁九继续说道。“师兄完全可以像石璐一样直接到洞府找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在宗门我还不敢杀人。”段七平静的说道。

     “杀人?”丁九本以为段七跟石璐、陈放等人一样不过是赵勇派来想要教训一下自己,没有想过段七是要杀自己。

     “对,杀你。”

     “我与师兄无怨无仇,师兄为何敢冒险来杀我?”丁九十分不解,虽说自己与赵勇乃是死仇,说赵勇来杀自己还可能,这段七不过是赵家帮的人,还不至于冒着被宗门发现的危险前来杀自己。

     “不怕告诉你,我停留凝气初期多年无法突破,赵家以帮助我突破为条件,让我杀了你。修真本就是冒险,只要能突破,冒险又能如何。况且,杀了你我自有办法骗过宗门。”段七也不隐瞒,将前因后果说了个清楚。“师弟得罪了,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实力低微。”

     “好,上次与石璐打斗被张虎打断了,我还正要看看我与凝气初期圆满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上次与石璐斗法,虽说丁九明显处于下风,但还没有逼出丁九的极限,丁九有心借此机会看清楚自己的实力。

     当下,二人也不再废话。段七飞身提拳便扑了过来,却是想要近身战斗。本以为段七会施展法术的丁九也只能迅速施展出了火球。

     段七迎上飞来的火球,变拳为掌,只一挥便拨开了火球,身形未作丝毫停顿,瞬间便到了丁九跟前,抬掌便朝丁九胸前拍了下去。

     嘭!丁九只感觉到胸前一股巨力传来,胸口位置都凹陷下去寸许,身体也被直接拍飞,一口热血便是喷了出来。

     丁九没想到这段七在炼体上也有造诣,上来便是近身,根本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被拍飞的丁九哪里还敢恋战,只一掌便知道了自己与对方的差距,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丁九借着劲力转身便飞也似的逃了。

     “你逃不掉的。”见丁九转身便逃,段七呆了一下,哪里肯让丁九就这样跑掉,提气便追了上去。

     两人修为存在差距,特别是攻击手段上,丁九差了太多。在速度方面,丁九也是不如,不过好在小时候有丛林中打猎经验,能充分利用地理优势方才能与对方勉强保持距离。但哪怕这样,丁九还是几次被段七追上。

     在又挨了段七一击后,丁九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甚至都包含了部分内脏碎块。丁九感觉到身体都快散架了,早已有了支撑不住的感觉,要不是求生的意念支撑着,丁九早就想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管了。

     这次危机完全是由于丁九对修真界的游戏规则认识不足造成,在丁九的意识里认为不管在什么地方总要讲规矩、讲道理,可根本没想到凡人尚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修者为达目的更能铤而走险。

     就这样,两个人一个追一个逃,足足跑了几天的时间。丁九体力、精力各方面都已达到极限,反观段七却似胸有成竹一般,不紧不慢的追着,每次追上给予丁九一击,却也只是让丁九重伤,并没有要了丁九的命。

     很快,拼命逃跑的丁九便发现前方已然没路了。却是经过几天的追与逃,丁九二人已到达了后山深处,丁九忙着逃命却是浑然不知。

     丁九站在悬崖边上,放眼望去悬崖下面深不见底,而且有雾气缭绕看不清下面的具体情况。丁九脚边的石头滚落悬崖过了许久方才听到石头落地的回声,丁九估计了这悬崖怎么的也有百丈高,要是摔下去恐怕连骨头渣子都找不见了。

     段七也很快到达了悬崖边上,在丁九不远处站定,防止丁九再改变方向,用满是戏谑的眼神看着丁九。

     前无去路,后有追兵,丁九眼中满是绝望的神色。转过头,丁九恨恨的盯着闲步而来的段七,如果眼神能杀人段七怕是早就被杀死了。

     “你自己跳下去吧,免得我动手。”段七被丁九看得浑身发麻,抽出了一把灵剑指着丁九说道。

     丁九何尝不知,段七一直不急不缓的追着自己,其实早就想好了制造自己摔死的假象好骗过宗门。现在,丁九若是与段七硬拼,绝对是死路一条,最终还是会被扔下悬崖,若是自己跳下去,虽说最终也是会死,不过好在没有了被羞辱的过程。

     想到这里,丁九也不再犹豫,狠狠盯着段七说道:“我丁九在此对天发誓,此次若能不死,他日定十倍还于尔等!”

     说完,丁九纵身一跃,没有丝毫犹豫的跳了下去。

     段七看到丁九如此果断倒是颇为意外,本以为丁九会为了活命与自己拼命或者低声下气求自己。“倒是条汉子,到了那边别怪我,我也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而已!”

     看见丁九跳下去以后,段七来到刚才丁九所在位置往下望去,只见雾气被下落的丁九搅动,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再也看不到丁九的痕迹。

     随后,段七处理了一下现场痕迹,手中拿出血腥果与伸筋草糅合以后放在了悬崖边上。原来从丁九用两种药草引开妖兽以后便想到了以此种方法来骗过宗门。现场只留下了丁九的脚印,再加上后面的妖兽足迹,确实是天衣无缝的办法。

     再说丁九这里,在下落过程中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眼中看到的尽是白茫茫一片,丁九索性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忆起了在村里、入宗门等等经历,唯独没有小时候的记忆。凤莹儿、张虎、丁老太爷、丁雄、仙人李煜等等人影不断在丁九眼前闪过,丁九心中有遗憾,有对生的眷恋,有对强大的渴望,可面对这必死之局却是出奇的平静。

     嘭嘭嘭!不知过了多久,连续不断的撞击声音传来,思绪翻飞的丁九只觉得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