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真丝睡衣(上)
    电影里春娇说:人生流流长,谁没遇过一两个人渣?

     也曾讨论过“出轨”这个话题,事实上我并不喜欢用出轨这个词,感觉两个人像是在进行轨迹一般无聊的恋爱。我更愿意用英文:cheating欺骗。

     燕妮说:“要是敢欺骗我感情,我就一把火把他房子车子烧了!”

     苏眉说:“没有男人不偷腥的,就看那“腥”有多大诱惑。我不过是嫁给了一个普通的男人,而他没抗得过。”

     我想还好,我至今都没有遇到过什么人渣,不管结果怎样,所有在一起过的,我都感激。

     燕妮嗤笑我:那是你没真正爱过。

     深秋的清晨,空旷的练习场,“当当”清脆的击球声中。

     我看着眼前和另一个人亲密的余云升,这个前几天还说着“我会一直等你”的男人。

     突然间,我发现很可笑。

     因为比起伤心,不甘,愤怒,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很想立即躲起来。

     很奇怪,

     我并没有想上去甩他一巴掌,或者是烧了这对男女的*。

     更多的是失望,

     怎么说着可以从朋友做起的人,也可以和别的女人这样做朋友?

     怎么心心念念说着坚持的人,转身就能牵别人的手?

     我真的以为有人可以无条件的爱上我,只是,原来,他也可以同时爱别人。

     还有的是尴尬,我翻来覆去排练很久,现在这出是想闹咋样?

     我没有练过唉!

     咖啡也别买了,我想往后退,余光似乎瞄到谢南枝的身影。

     转头一看,他也的确是在那里。

     手叉在兜里,靠着转角的柱子,似乎看到了我,又似乎没有看到。

     似乎是没他什么事的。

     谢男神向来都是高冷不问世事的。

     只是,既然没你的戏份,你出现干啥子哟!

     为什么每每都要在这种情况撞见啊!

     真是丧尽天良的缘分。

     更丧尽天良的是,我正准备撤退,余云升就看过来了。

     我是一直欣赏他的,可能不能说喜欢,但是欣赏。

     欣赏他精益求精的生活,欣赏他什么时候都风度翩翩,

     也不能免俗的,欣赏下他永远保养得宜的外貌。

     而现在,他无框眼镜下的眼像见鬼一样突然瞪大,他推了下身边的女伴,似乎顿了顿,朝我走来。

     简直是吓我一跳,这样的情景臣妾hold不住啊,我连连退后,退到一只手突然扶住我的肩。

     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刚才还是十米远做壁上观的谢南枝。

     你不是准备来打酱油的吗?我真是疑惑了。

     还没等我疑惑完,这边余云升就站在我面前,他永远和煦有佳的白皙的脸变得通红,抿了抿唇,他似乎想和我说什么,我赶紧低头。

     一低头,我看到他脚上还穿着那双我认为是脏了的匡威的se,

     我是感激的,他没有嘲笑我的品味。但似乎从那一天起,就不一样了。

     原谅我,真是没脸应付这样的情景,事实上,能不能直接安排我晕倒扑街?

     我听到他的声音,他却是在和谢南枝说话:“谢总,那么巧。”

     我没听到谢南枝的回话,倒是他移了下抵着我肩膀的手,原来是一杯星巴克,他只说:“向暖,咖啡买好了,走吧。”

     我突然意识到这似乎是谢南枝第一次叫我的名字,他之前一直都称我为“向小姐”,他说“向暖”,似乎这么冷漠的人并不喜欢发这个“暖”字,咬字微轻,明明还是不容你拒绝的口气,因为“暖”这个字却有带了点旖旎的温柔。

     我暗自骂和彦小明处久了疯子都会传染,在这种情况还有时间研究发音。

     我万分感激的低头接过谢南枝递过来的咖啡杯,谁都不敢看,转身想走。

     却听到一个女生说:“向暖,我只是陪余总来打高尔夫的……”

     我抬头仔细看她,突然晓得为什么她那么眼熟,因为我见过她,在余云升的派对上,那个说着:“真羡慕你,有余总那么好的男朋友”的女人。

     有什么好羡慕的呢?

     给你就是。

     我转身离开。

     我听到余云升急急的声音:“向暖,我晚上会和你打电话的。”

     我说:“好。”

     觉得走了有一段距离,突然发现手里的咖啡杯超级轻。

     我问谢南枝:“你不是帮我买咖啡?为什么把喝完的咖啡给我?”

     他到底腿长,人走得比我快,回身,冲我眨眨眼,秋日的阳光扫在他的眉眼,我突然觉得他也不是想象中那么冷漠自私顽固不化,似乎还有点萌萌哒。

     谁知道他对我说:“噢?我说了吗?麻烦帮我丢一下,向小姐。”

     又变成了向小姐,还是捡垃圾的向小姐!

     他到底是来帮我解围的还是来扔我垃圾的?

     人人都当我好欺负的吗?

     我怒甩咖啡杯!

     才甩完就卡玛了:“啊,这位小姐,你怎么能乱丢垃圾,我们这要罚款的!年纪轻轻,长得蛮好怎么能这么没有素质……”

     大妈,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夸我呢?

     事实上,没有等到晚上,傍晚黄昏,余云升的电话就来了,他小心翼翼问:“你……是不是要我分手?”

     我站在阳台裹着披肩,望着远处川流不息的车河,每个人都像社会的一粒螺丝,上学,上班,恋爱,结婚,生孩子循环不止。

     到底我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呢?

     苏眉说:“这世上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

     可我觉得要变成例外了。

     没等我想好怎么答他,他如同一开始的那个夏夜说喜欢我的时候一样不给我机会继续:“我是真的喜欢你,也努力过,可是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似乎就只想做朋友。”

     我插话:“你说从朋友做起。”

     我并没有说的是你说你可以试试,你也说会等我。

     他声音微高:“你想做多久的朋友呢?你告诉我?我真的累,我吻你你逃避,我第一次想照顾一个女孩,说了几次,你也不答我。”

     末了,他说:“你似乎并没有和我进一步的打算。”

     我裹了裹毯子,叹气:“你似乎也没有那么多耐心。”

     挂了电话。

     其实最近,我也想过很多次和余云升分手的情景,

     没有一次,是这样的。

     在电话里分手。

     我们谁也没说分手,但这就是分手。

     我裹紧毯子,拿着电话抬头,一个电话的时间,天已经黑了,秋天天黑的一天比一天早,总觉得暮气沉沉,这段感情在夏天开始,却在秋天结束。

     有那么难吗?

     我不想变成我母亲那样没有自我的爱一个人的人,投身那样的感情和婚姻。

     但这一刻,我似乎觉得很难爱上任何人。

     余云升并没有错,他像一只孔雀,样貌好,家世好,事业好,种种好,他热情洋溢引人注目,已经习惯任何东西都绰手可得,就缺少等待一颗心的执着。

     他是努力过,也是放弃了。

     这就是现实,并不像小说里那样任何人都围着你转,你越不行,他就越非你不可?做梦!

     这就是现实,你若不行,他便休。

     我没有努力,他也没有耐心。

     已经比想象好很多,他没有破口大骂,我也没有咒他去死。

     长大的可悲就是,即使满腹委屈也懂得什么话都不要说死,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恋爱亦是。

     面子一两几钱?同学,你说是吧。

     周末的晚上一个人又摊上这等事情,我给燕妮发个短信宣布单身,扯扯毯子准备回去喝个彦小明留下的主席牌啤酒一醉解千愁,突然发现微信响了。

     打开一看,什么时候被拉到了什么“失恋者同盟小分队”?成员有三:我,燕妮,彦小明。

     我怒打:你才失恋,你全家都失恋!

     把我入群的也太缺德了。

     失恋这种东西就和大姨妈,流感一样,绝对会传染的!

     彦小明给我来语音:hi,向卵sis,你在干么斯啊?哥我今天胎气,来自1912,请客!hurryup!”

     ps:干么斯(南京话:干什么)

     我通过他的英吉利语加国语普通话加南京话,得出了以下判断:

     一,他喝高了。

     二,林燕妮那厮也在!

     混蛋,这年头,连疯子也会传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