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来看你(上)
    小的时候,我常常被送到奶奶家,外婆家借住。

     每次一觉醒来都会迷茫,

     我现在在什么地方?

     为什么在这里?

     还以为是在自己家里。

     要想一想才想起,噢,原来是出来玩了,在哪儿。

     不知从何时起,

     我一睁开眼,就立即知道自己在哪里,要做什么事。

     想到有那么多得事,就要快速爬起来。

     开始匆匆的忙碌一天,再继续睡下,再第二天起来。

     人生就像黑乌鸦一样,

     穿着黑色的制服,白天飞出去,晚上飞回来。

     日日夜夜,夜夜日日,

     无休止的重复。

     我已经很少像小时候一样的迷茫,很少疑惑,

     可是有的时候,

     我还是会问自己,

     我现在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在这里?

     只是,

     我再也无法一想就找到答案。

     如果我是小学生规定写日记的话。

     我会这么写,今天天气格外炎热,难吃哥哥带我跑了步,吃了烛光晚餐,回来后,我就进入了梦乡。

     难吃哥哥真是个好哥哥啊。

     事实上,我在凌晨就因为胃疼醒了。

     蹲在马桶边,想抱情人一样抱了十分钟,又想吐又想泄,楞是什么都没折腾出来。

     蹲在马桶边就好,上了床就不好,纯属是得了马桶相思病。

     想着下楼倒杯水,走在楼梯上时突然听到细细的呻吟。

     谢南枝这房子,方圆百里没有人烟。

     北美这里好像每户人家都离的很远生怕别人窥探了他*似得,两层楼外加一个地下室,没有开灯,延续了谢南枝一贯空就是有,有就是空的原则,空荡荡的格外吓人。

     我住公寓住习惯了,第一次住豪宅,着实犯了病,暗自还是觉得公寓好点。

     早晚温差大,裹了裹披肩,我的饥渴最终战胜恐惧,决定下楼。

     什么csi,吸血鬼,狼人都入乡随俗的在我脑海里跑了一边。

     琢磨着,怎么下午是动作片,晚上是爱情片。晚上就跳成惊悚片了。

     这世界变化太快!

     我缩头缩脑的蠕动到客厅,却发现沙发上趟了个人影。

     找了半天居然没有一样柱状的趁手防卫工具,我想了想,把拖鞋揣在手里,光脚前进。

     偷偷摸摸的爬过去一看,居然是谢南枝。

     他像是在做噩梦,眉头紧皱,挣扎着,说着梦话,好像还夹杂着啜泣。

     我一下子就蒙了。

     白天看起来挺正常的一个人,晚上怎么就变身了呢?

     心疼他坠入梦魇,我伸手推他:“谢南枝,醒醒。”

     连说了几遍,他才睁开眼睛。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像个小孩一样露出懵懂的眼神,很可爱。

     我简直就要像一匹狼人一样嚎叫!

     谢南枝只要一瞬的迷茫,很快就坐起身来,抹了把脸,转手把落地灯打开。

     “我做梦了?”他问我。

     看来他自己也知道,难道他不止一次这样?

     “是噩梦,你这样多久了?”我站在那里俯视他,能看到他苍白的脸和被冷汗打湿的白色tee,凌弱的不堪一击的美人只是让我的邪念又砰砰跳了两下。

     他又用五指梳了梳拨头发,不说话,抬眸,看到我,似乎愣了下。

     谢南枝好笑的指了指我手里的拖鞋:“你拿这个能做什么?能拍死谁?”

     我指着他:“我……我是来打蚊子的,你快回答问题。”

     他无奈的笑笑,摇摇头,却也回答我:“从*月12号开始。”

     我掐指一算这日期,好像是容竹白去世的那天。

     原来无论他表现得多正常多开心,还是放不下的。

     “不要紧,医生开了药”,他又抹了把脸开口:“能帮我倒杯水吗?”

     我立即去倒水给他吃药。

     看他吞下去,我开口:“别多想了,其实人不在了,你也做不了什么……”

     “你不懂”,他打断我,双手插入头发里:“她是我害的,是我,是我一手造成的。”

     他得声音很轻,悲伤却很浓,那个高大冷傲的人却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窝在沙发里。

     我蹲下去,拉开他折磨自己的手,一字一顿告诉他:“不是你得错,你也没料到是这样,没有人想到会这样。”

     “你也曾经被这样痛苦的对待过,你只是想为你的父亲讨回公道,我知道。如果我是你,或许也会做同样的选择。”

     如果我是你,我一定灭了全世界,还好他现在没有变成反社会反人类人士。

     谢南枝皱着眉,闭了闭眼,沙哑着自语:“沈峻昇我已经放手。”

     我握着他的手,理了理被他拨得凌乱却又性感的头发:“恩,现在开始,你值得为自己而活!”

     嗯,为我而活!

     他抬头望我,疑惑的重复:“为自己而活,可是我曾经……”

     “嘘,不要这么说你自己。”我按住他的唇,他的唇凉凉,“我知道这么说很可耻,可是,我却庆幸你所经历的苦难,是它们让我遇到了现在的你。”

     早一步不行,晚一步也不行,在生命中正好的年纪,恰好的阶段遇见。

     谢南枝的眼神一直是冷淡的,虽然他也会笑,可是没有到达心里。

     可这一刻,他的眼睛却突然被点亮了,让我的心也叮一下亮了

     他伸手拥抱住我,发出长长的舒服的喟叹。

     他并不善于表达,如今却会说给我听:“向暖,从来没有人这么说,从来没有人给我这种感觉好像……”

     “好像从来没有人懂我,直到你懂我;好像从来没有人接触到我,直到你拥抱我;好像从没没有人爱我,直到你爱我……好像从来没有人,直到你”,他低声说。

     夜沉如水,他的声音滴落在夜里,在我心上,仔细听仿佛能听到“嗡嗡”的共鸣。

     谢南枝的深深的看住我,眸子像水洗过的葡萄,湿漉漉,亮晶晶。

     他的俊脸离我越来越近,美的勾人心魂。

     这是我朝思暮想的时刻啊,我憋住呼吸。

     有点憋不住了,

     我一把拦住他。

     他挑眉,

     我说:“我想吐。”

     中国土著的胃果然不适合牛扒这种东西,都说国外的东西种种健康有机,可是我却得了急性肠胃炎,一晚上,泻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