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介绍下〔下)
    晚上接到未录取的电话的时候我非常平静,事实我觉得对方能打个电话给结果已经很不容易,也不想去问没有录取的理由,拒绝的理由和分手的理由大抵有些相似:不是你不够好,而是咱俩不适合。其实都是狗屁!

     紧接着又收到母上大人的电话,我没有提起车祸,在外的子女要习惯报喜不报忧。母上的逻辑有点混乱,一会让我赶紧把工作找了,一会让我立即相亲嫁人,我没法挂电话,只有把电视打开,边看电视边听,具体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末了只听我娘河东狮吼:“你如果再这样两边没着落就立即给我滚回明安来!”

     还没把快震弄的耳朵安抚好,父亲的电话又来了,愣了愣,按了电视静音,接了电话,向名茂同志有点小心翼翼:“丫头啊,工作找不到慢慢来。”

     敷衍了几句,觉得这两室一厅的小房子让我喘不过气来,“哗”一声拉开阳台门走了出去。

     新酒店公寓的设计做得很好,虽然阳台都是开放的,但户与户之间都隔了一定距离,间隔还做了绿化种了不知名的绿叶,大家能看到不远处的高尔夫球场却又看不清近邻的动向,很好的保护了*。向暖和左邻的房子都在侧面,左邻更是得天独厚,东南两边都占的大阳台,旁边的绿化的藤叶都隐隐的快长到阳台里去了。

     父亲还继续数落:“好不容易托你孙阿姨找的银行工作,平时她又那么关照你,你结果好好说干就不干了,招呼都不和人打一声就跑到南京去了,真不懂你这孩子在想什么……”

     我只觉得一口诨气卡在喉咙里,再不吐出来就要卡死了:“你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干了吗?我看到你和孙蓉在一起!你们两早就在一起了!难道要我和所有人解释我上司和我爸有一腿吗?”

     心像卡在喉咙里,露不回去又吐不出来,说完没有轻松多少,反倒更烦躁了。

     只听电话那头很久的寂静,父亲的声音又响起:“丫头,你……”好象老了十几岁。

     我飞快的说:“就当我没说过吧,我谁都没说,我妈也没有,下次再说。”挂了电话。

     喘着粗气,仿佛跑了八百米,飞快的抬手抽了自己一嘴巴,说出口的话怎么可能吞回去?

     手机进了闺秘何佳对我今天朋友圈上“霉运罩顶,求转运。”状态的回复:“速速归来,姐妹们帮你消灾去霉大醉八八六十四天,不醉不归!”

     我从小在明安出生长成,没有多大的心只求回家有饭,逛街有伴,工作无难。二十七年从来没想过离开,有谁会想离开父母,离开家乡,离开一切熟悉的安逸的生活,跑南京重新发展?就算告诉何佳离开的原因,也一定会被她臭骂一顿,为了这么个破事耽误自己!但又没法接受这种关系找来的工作,也看不起这样的自己。何况我也不会告诉何佳,不会告诉任何人。

     以前看电影,梁朝伟对着树洞说秘密,我觉得是装b,英文叫zhuangblity.后来才知道,有些话,对好朋友不能说,对父母不能说,对丈夫也不能说。只能自己咽下去,烂死在肠子里。

     我深吸了口气,空气里隐隐有夏初花的芬芳,不知哪家传来新闻联播的结束乐,有狗的叫声,叮叮咚咚的钢琴声,远处的车声,突然回忆起大学前吵着看完电视被爸妈念叨去做作业的日子,总是偷偷玩电脑和父母游击战,那时觉得有做不完的作业,总想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现在想来却突然怀念那样平静的生活,突然发现这样的日子就一去不回头了。那些曾经以为的永久突然都像约好了一样成群结队的甩了我。

     “啊!妈的!他妈的!f*ck!f*ckyou!merde!……”我一个接一个的吼,此人已疯,请烧纸钱。

     “嗒”一声开瓶声打破了这一串不堪入耳的马赛克版呐喊。快把二十七年从来不说的脏话都说了个遍就差骂意大利语版的了,我突然才发现原来是有听众的,根据墨菲定律,这个听众必须是左邻先生!

     把手和头伸出阳台,我努力挥了挥手:“哈罗,小明帅哥,托您的福,我今天的面试没有面上。”对,说的就是你的乌鸦嘴!

     对面没有说话,有点点的红光,可能在抽烟。

     我继续挥手:“喂,独醉不如众醉,扔我一瓶吧。”反正在二十四小时内见到此人三次,每次都在丧心病狂的自毁形象,索性就破罐子破摔吧,反正别把自己当人,也不把对方当人就是了。

     等了半天,“啪”一声红色易拉罐掉在阳台上,我扑上去一捡,怒了:“谁要可口可乐!我要酒!二锅头!”

     以为要放弃了,又是“啪”一声,我乐了,美男也喝青岛啤酒。

     盘着腿坐在地上,打开易拉罐,咕咕的喝了几大口,就有醉的趋势:“喂,你说为什么找工作那么难?赚钱也那么难?谈恋爱那么难?结婚也那么难?你说,到底为什么?是现在那么难,还是以后都那么难?”

     反正知道人家是不会搭理,我自顾自的喝着说着。

     就当我以为快醉死在阳台上扑街时,他的声音穿过蝉鸣,透过油油的绿叶,从静寂的夜里传来:“天下本来就没有简单的事,没有更容易赚的钱,只有比现在还辛苦的辛苦,比现在还要困难的生活。生活若是真实不堪,那真是比你任何想象的不堪还要不堪。”

     不知是这酒还是这夜,我这才发现原来他的声线算得上很不错,醇厚的男低音,带点长期吸烟的沙哑,像砂纸擦过羽毛。让我想起一个单词“husky”,不是雪橇犬,而是─他的声音。

     他的烟火在层层的绿叶里忽明忽暗,像极了黑夜里的萤火虫。我突然想通无论逃到哪里都逃不过去。并不是这个工作困难,简单的工作谁都会还要你做什么?不再是小时候,让你做的都是最简单的事。并不是做这个不赚钱,做那个能发财。如果做知道的事情都无法成功,那么要付出多少的努力才能把没做过的事情做成功?我知道很多人都说我傻冒,放弃那么好的环境自己出来闯,银行里接我位置的人都偷笑死,说实话我也觉得自己有点悲壮的孤勇。跑来南京并不一时之气,也不是了逃避。

     在这个初初的夏夜,在旁边男人淡淡的薄荷烟中,我终于承认:“我不喜欢现在的我自己,我也搞不清楚到底想变成怎样的人,过怎样的生活,但至少我肯定现在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向小姐,请你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如果真的要自我介绍的话,我想我一定会这样坦白的介绍自己:你好,我叫向暖,小的时候我坚信十八岁时会变成美少女战士,很显然,十八岁我没有变身。后来二十八岁,我还是没有变成想要成为的人。现在的我,有一份不好不坏既不喜欢又不愿辞职的工作,这样的关系同样适用于现任男友身上。二十八岁了,没有高干来救我于水火,没有拿得出手的特长,在别人面前装得活得很好。二十八岁,我依然没有成为想要成为的人……

     啊?你还问我后来?

     后来,似乎转运成功,宿醉之后的早晨我接到电话:“请问是向暖向小姐吗?这里是elboutique。请问您是否还在应聘中?如果是的话,请您九点到我们总部来一下,地址是……”

     似乎不记得有发过简历给什么elboutique,我努力的回想,昨天居然喝啤酒也能喝断片连什么时候爬到床上都不知道,再努力的回想,脑海里闪过我穿着裤衩叉着腰大骂中意法德英粗口的样子……和经过厚颜无耻的讨要后隔壁丢来的可乐……omg!可以来个闪电劈死我算了!